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年度报告

英美失序,中国也不能幸灾乐祸

杨大力:中国有机会在全球化进程中发挥更大作用,但要取得与美国相同的影响力,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无疑是2016年国际政坛最令人瞩目的黑天鹅事件。他的“美国至上”、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论调,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将走向孤立主义的担忧。他在胜选后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言行,又让国际社会担心美中关系将迅速恶化。围绕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战略和中美关系,FT中文网采访了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创始主任、政治学教授、中国治理问题专家杨大力先生。以下是我们的访谈实录:

FT中文网:美国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从未有过任何执政经验的特朗普,会在下个月掌握美国的核武器密码。美国社会现在情绪如何?

杨大力:现在肯定还是有很多人不服气,但美国作为一个宪政体制,人们还是遵守大选结果的。肯定会有人在1月20日特朗普就职那天上街抗议,别忘了奥巴马上台的时候也有人抗议,尽管这次规模肯定会更大一些。

特朗普现在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填充那2000多个联邦政府岗位。共和党内有不少反对他的人,签了名不愿在他内阁任职,这对他是个挑战。这也是为什么他任命了一些来自商界的、军人出身的、放在过去不是很能被接受的人。他对内阁阁员的任命还是满快的,但在对下面一批真正要干事的、把理念转变为政策的人的任命上,他已经落后了。研究显示,过去新上任的总统,可以把70%的理念转变成政策,比例还是相当高的。不过最新这位总统的确不按常理出牌,就有待观察。比如这次他任命了很多退伍将军,这些人执行力强,做事果断,但挑战在于,他们现在需要玩政治游戏了,有时候甚至需要联合反对党的人做事,这一点上他们的能力人们就不是很清楚。特朗普很幸运,美国失业率处在多年来最低点,经济强盛,容忍政策失误的空间比较大。

特朗普没有任何执政经验,这在美国的确是史无前例的。不过美国竞选总统的过程非常漫长,这本身就是一个准备过程。一个人要带领一个团队夺取大选的胜利,需要有体力,有能力。虽然大家不喜欢特朗普的做派和行为,但他赢了大选,展现出他的个人魅力,70岁的人体力还不错。按照美国宪法,只要他一宣誓,一交接,核武器密码就是他的,他的确有这个权力,没有任何约束。但是,美国社会是有制衡的,特朗普不可能变成一个独裁者。某些具体政策他可以决定,这是赋予总统的权力。但如果他真的做了违法宪法的事,国会会弹劾他。

FT中文网:2016年国际政坛动荡,有人担心民粹主义抬头可能导致全球化进程大逆转,甚至连美国这个全球化的推动者也会转向孤立主义。您怎么看?

杨大力:大家希望用一个特别简单的方式把这些事件都讲清楚,但我不认为这是全球化的终结。这一次全球化涉及到的很多数字技术都还在加速发展中。我们只是看到了现有的以自由贸易为代表的全球化进程的一次挫败,但我们并不会回到全球化过程之前的世界。从全球角度来看,现在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阶段,世界范围内的不平等其实是在减少的,在所有地区,人均寿命都比一个世纪前高。但世界政治并不是以整个世界为单元的,没有人替整个世界来说话;世界政治是以国家为单元的,政治家首先要面对国内选民,解决国家内部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这就是一个矛盾。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