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年度报告

2016艺术市场:“精品”狂欢VS.“普品”黯然

马继东:2016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珍品屡创新高,普品日渐式微,精品被热捧,中坚力量疲软,希望与困难并存。

12月14日,距离圣诞夜只有十天,当大多数西方人已无心恋战、憧憬即将到来的悠长假期时,法国巴黎原本平静的艺术品市场却被毫无征兆地接连引爆,来自中国的买家,提前敲响了节庆的钟声。

当日在巴黎佳士得拍卖行举办的亚洲艺术专场里,一尊高24厘米的11世纪辽代鎏金铜大日如来坐像,原本估价15至20万欧元,最终以高达60倍的价格落槌,含佣金1357万欧元,胶着竞价到最后时刻的两位电话买家,经过证实都“讲中文”。面对岁末意外降临的公司年度最高成交价大礼,巴黎佳士得国际部主任罗拉(Géraldine Lenain)连呼“惊喜”。同一天,在巴黎德鲁奥拍卖行的另一场拍卖会里,围绕一件寿山石雕的清代“乾隆御笔之宝”玺印,再次上演了疯狂一幕:从50万欧元起拍,又是多轮激烈的电话竞价,数字最终定格在1750万欧元,加上佣金达2100万欧元,涨幅40倍有余,这一令全场白人瞠目结舌的结果,或已创下该法国本土中型拍卖行成立160多年来的最高成交纪录。

竞得这枚寿山石印章的买家,是来自中国温州的商人杜某,他先是在网络平台自曝电话委托竞拍的全过程,进而又高调对媒体宣称可以按原价转让给愿意捐献的爱国藏家。尽管上述两件标的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价格虚高,且背后的中国买家最终是否能顺利完成付款交割尚不可知——前车之鉴是2010年末曾在英国班布里奇拍卖行出现过的一只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在被几位中国买家“哄抬”到5160万英镑的创纪录价格之后,最终却以“逃单”尴尬收场——毋庸置疑的是,它们给沉寂许久的欧洲地区中国古董拍卖所带来的影响,是极具冲击力的,至于此举能否真正提振当地市场信心,则有待继续观察。

搅动巴黎池水的这股“暗流”,在它产生的源头,中国内地的艺术品市场,也在2016年的最后两个月里,迎来巨大转机。

12月4日,北京保利秋拍的书画夜场中,一件清宫旧藏、元代画家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被苏宁集团豪掷3.036亿元收入囊中,不仅成为该年度最贵中国艺术品,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自2011年调整后、5年以来最贵的一件;当晚,宝龙集团以1.955亿元拍下的《咫尺天涯山水册》,则成为史上第二拍卖高价的齐白石作品——结合2016年中国制造业和股市持续低迷、楼市泡沫显现的经济大环境,再联系上半年春拍季中国艺术品上拍量和成交量持续缩减、总成交额同比小幅下滑的情况——亮眼的成绩,令不少在市场回落期中徘徊观望的资本找回了久违的信心。

秋拍共斩获28.3亿元的北京保利,并非此轮利好行情的唯一受益者:中国嘉德北京秋拍总成交额22.9亿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25%;十周年庆典的北京匡时秋拍以22.5亿元收槌,与上年秋拍相比更是翻了一番。三家内地指标性拍卖行在秋拍季所呈现的上扬趋势,对照两大国际拍卖行于香港地区同比、环比均有不同程度下跌的市场表现,在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起步发展20余年来,还属“头一遭”。

分析个中原因,与上市企业不同程度的“挂钩”,成为三家公司在整体低迷的市场环境里,迅速扩张布局最为夯实的运营基础:2014年3月,保利文化率先在香港挂牌开盘,成为内地艺术品拍卖第一股;2016年6、7月间,泰康人寿总斥资2亿多美元,以13.52%的持股量成为苏富比拍卖行的第一大股东,而泰康人寿的第一大股东正是由陈东升一手创立的嘉德;2016年12月,宏图高科发布公告,拟以22亿元现金收购匡时100%股份,并终止此前的重组计划,以尽快完成对标的公司的整合工作——嘉德、保利、匡时三足鼎立之势已然初现,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三家拍行进一步巩固了各自在内地的优势地位,更先后在香港站稳脚跟,试图打破两大国际拍卖行在“中国门户”长期垄断的市场格局。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