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企业管理

从登山灾难看团队差异重要性

希尔:登山队若忽视个体差异,可能冒危及队员生命的风险。在职场中,不承认成员差异的团队,效率则可能更低。

登山家乔恩•克拉考尔(Jon Krakauer)在他的书《进入空气稀薄地带》(Into Thin Air)中,讲述了1996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惨痛经历,回忆了自己和一个临时组建的业余登山者团队乘直升机进入喜马拉雅山脉时心里的不祥之感。

“我把自己不断加剧的不安归结为一个事实,即我从未作为如此庞大团队的一员去登山,而整个团队里居然全是陌生人,”他写道。“一名登山者的行为可能影响整个团队的安全。一个结没打好,一次跌倒,一块踢落的岩石,或者其他的粗心大意,对犯错者造成的后果可能和对团队中其他人造成的后果一样严重……我猜,我的每一名队友都跟我一样热切地希望,罗布•霍尔(Rob Hall)(他们的专业向导)小心地把那些能力可疑的客户剔除掉了,并有办法保护我们每个人免受其他人缺点的拖累。”

而事实上,那一天当风暴袭击众多登山队时,8名登山者在1天内丧生,霍尔也在其中。这些登山队中有新手和“游客”,也有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他们在努力登顶并返回。

1996年发生在海拔8000米以上“死亡区”的事充满着困惑和争议,但克拉考尔除了担心单个团队成员的个别行动可能给其他人带来厄运,应该还心存另一种担忧。一项新研究表明,如果掩盖了重要的个体差异的话,众人致力于实现同一个目标本身可能是危险的,这对于如何组建、激励和管理普通团队也具有非凡的意义。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哈斯商学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的詹尼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和她的合著者们研究了60多年的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探险记录。这些记录的信息量非常大,涵盖了来自约80个国家的约4万名登山者。跟职场团队不同的是,这些登山队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攀上顶峰。他们有一个客观、明了的失败衡量标准:团队成员丧生。

研究者们解析这一有时残忍的数据集、并与团队试验相结合发现,集体思维会帮助多样化的团队忽视跟他们的任务无关的差异,比如国籍。但是,当集体精神碾压了重要的个体差异(比如经验差异)时,后果可能是致命的。例如,有些在高海拔处遇到麻烦的登山队想当然地认为,所有成员都拥有跟他们当中知识最渊博的登山者相同的技能,这些团队有时会冒一些危及团队成员生命的风险。

对于在公司空调会议室里讨论项目的职场人士而言,极端情形下的教训看起来或许无关紧要。但查特曼教授表示,研究表明,由于太过强调凝聚力,“团队建设的整个风潮可能过度了”。生命倒是可能无虞,但不重视、不承认成员差异的团队,可能效率更低。

很少有比管理多元化团队更艰巨的管理挑战。大公司正在进行超越传统招聘的实验,以便扩大备选人才池。例如,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正在探索在招聘中使用行为分析与测验。艾里斯•博内特(Iris Bohnet)的《什么管用?》(What Works)一书主要研究了实现职场中性别平衡并利用这种平衡的优势的种种困难。她在写到如何设计适当平衡、创造性强和效率高的团队时称,“做好并不容易”。这本书进入了2016年英国《金融时报》最佳商业图书奖候选名单

首先,管理人员需要对多样性做出正确评估。接着,他们需要设定一个明确的共同使命。但是,他们也必须确认,在团队成员的差异(国籍、性别和种族)中,哪些是对手头任务基本没有影响的,以及哪些是高度相关的,比如具体技能和经验。凝聚力与合作或许看似美德,但它们可能是集体思维的征兆。集体意志越强大,并且事情越是事关重大,人们表达不同意见的可能性就越小,因为,用查特曼教授的话讲,“大声谈论风险就好像是说,你对团队没有信心”。

这些发现给职场中的团队领袖增添了更大压力,对他们而言,异议和摩擦不大可能是成功的标志。但如查特曼所说:“或许我们需要对不舒服和差异忍受更多一点儿,才能得到有益的结果。”

对团队成员在哪些方面存在差异加以强调,可能加剧团队内部的紧张情绪。这可能意味着,团队需要更长时间来达成目标。但对于提高整体业绩、避免灾难而言,这些将是小小的代价。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