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市

今年全球发债6.6万亿美元创纪录

其中公司债券发行总额达到3.6万亿美元,突显欧洲和日本负利率政策、以及谨慎的美联储鼓励了企业提升杠杆。

今年全球债务发售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主要发债方是那些积极利用廉价借债成本的公司——如今举债成本受到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承诺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威胁。

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主导上半年的债券大涨帮助吸引了那些通过银行发行债务的借款方背上略高于6.6万亿美元的债务,打破了2006年创下的上一个年度纪录。

公司占到了6.62万亿美元发债总额的一半以上,凸显了欧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oJ)所采取的负利率政策、以及谨慎的美联储(Fed)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了公司提升杠杆。

公司债券销售额同比增长8%,达3.6万亿美元,领头的是那些为大规模并购筹资而进行的100亿美元以上的巨额交易。

其余债务包括通过银团、美国和国际机构发售的主权债券、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和担保债券。这些数字不包括在定期拍卖中售出的主权债务。

虽然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在7月触及低点,但特朗普削减税收和实施财政刺激的前景已加速了利率的上升,一些投资者担心这将使2017年的债务负担更难承受。

在7月份跌至创纪录的1.32%之后,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企业借款成本的一个重要基准——已上升逾一个百分点,至2.57%。

“创纪录低利率下的低成本融资使提升杠杆变得诱人,”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负责核心固定收益业务的首席投资官斯格特•马瑟(Scott Mather)说。“每个经济周期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但这次的特别之处在于以极低利率发债的额外激励。它播下了下一轮低迷或下一起信用事件的种子。”

在今年银行承销的10大债券发售案中,有8起的发行方是公司,包括啤酒酿造商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 InBev)、PC制造商戴尔(Dell),以及微软(Microsoft)。

公司“利用了低利率”,DoubleLine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莫妮卡•埃里克森(Monica Erickson)说。“资本成本低,所以他们发债是有道理的。”

随着负收益债券总量在某一时点上接近14万亿美元,投资经理们愿意忍受更低回报率。今年的债务销售得到中国和日本发行方的推动,两者同比增幅分别为23%和30%。

投资者表示,2016年可能是当前周期债务发行的巅峰,因为美联储预测未来会进一步加息,而且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的未来引发越来越大的疑问。

译者/邢嵬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