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给中国的忠告:重视特朗普的个性特点

寿慧生:将特朗普视为言语不靠谱但行动务实的商人,这低估其价值观对外交政策的影响,及维护其价值观的决心。

在12月初,我与同事在美国华盛顿拜会了若干智库和政府部门的专家,就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及全球外交局势进行交流。几乎所有美国专家表达的共同感受是困惑不安,对未来局势走向的高度不确定感。好几位专家都不约而同地说,中美关系正在驶入一片“未知的水域”(uncharted waters),深浅莫测。

一定程度上,这种感觉可以理解。国际局势和美国国内情况的复杂变化,自然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直接导致美国外交决策的变化,以及不确定性的增加。全球范围而言,美国的变化在几乎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折射。但我感觉,最根本的原因还不在此,而是与特朗普的个人特点和行事风格有关。而这是最令人不安的地方。

和我们这些访问者一样,大部分美国专家都对特朗普的上台表示惊愕,同样对他在选后短短一个多月就掀起各种舆论风波(第一个高潮自然是与蔡英文通话以及随后对“一个中国”政策的质疑)感到困惑,因为从不曾有总统当选人在这个时间段能掀起这么多的是非,尚未正式上台前就已经引发一系列外交危机。尽管过去一年多的选举大戏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但特朗普制造政治悬念和风暴的能力的确不可低估。

特朗普的这些个人特点对于中美关系究竟意味着什么?几乎每一个交谈过的专家都恳切地告诫我们,特朗普是有史以来最为性格独特的美国领导人,他从不以礼貌著称,而是以粗鲁闻名。他的注意力集中时间不超过五分钟,他通常只会记住最后和他说过话的人和此人的观点。他喜欢以貌取人,从不深究事情的本质。他从不读书,他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媒体和电视。他性情暴躁,以脸皮薄著称,听不得别人的批评,却极喜欢被人恭维,而且睚眦必报。结论是:中国领导人和外交家务必要重视特朗普的个性,不要激怒他,而是要尽力寻找渠道和合适的代理人来与他进行个人层面的沟通,获得他的好感。

这些友善的告诫自然让人感动。但也令人沮丧。

不确定性是外交冲突的原始动力。从古以来,人类社会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领袖个人的偏好和性格特征,从而为外交决策带来巨大的随意性。这种对权力运用的随意性又被国际关系本身的无政府状态所强化——超越国家主体的公共权威(也就是世界政府)的缺失使得国家间的互动缺乏有效的协调和制约机制,猜忌、背信、先发制人成为国家关系层面的道德准则。如先哲们所言,外交不仅仅是地缘政治的冷静计算,同时也是莎士比亚的戏剧舞台,是人类个性的展现和激情的表达。外交决策受制于人类个性的影响是导致人类社会长久以来不稳定的根本原因。

进入到现代社会,国际法、国际组织和各类国际机制(international regime,例如联合国安理会,WTO等),成为现代国际关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签署国际条约可以有效地将政治人物的行为和国家决策纳入到理性规范当中,也就是国际关系理论中所称的“自捆手脚”(tie your own hands)的做法。这种趋势在战后进一步得到强化,使得国际关系——至少在西半球——被纳入到一个国际机制的密集网络(a dense network of international regime), 从而有效地避免了国家间冲突,让人类社会进入到一个相对和平繁荣的时代。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