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西方不知如何应对俄罗斯

舍夫佐娃:对西方来说,遏制俄罗斯的难题是,你应该如何遏制一个使用你自己的自由主义口号来反对你的敌人?

俄罗斯不仅以西方之敌的身份,还以一个旨在影响西方社会内部事态的国家的身份重返全球舞台,这带来了新的思想和地缘政治挑战。对莫斯科干涉美国总统大选的指控体现出一种面对俄罗斯的力量的脆弱性——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出来的。尽管比苏联(Soviet Union)弱小得多,今天的俄罗斯却比当年那个共产主义帝国更有能力制造事端,而西方对于如何遏制(或接触)俄罗斯的辩论,带有一种无力感。

这样的事态并无历史先例。俄罗斯未能自我转型为一个自由主义国家,一个辛辣的讽刺是,正是俄罗斯自由主义者,对俄罗斯新的个人统治体系持久存在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支持一人独断的统治并为之效力。这个统治体系存活至今,靠的是丢弃共产主义、模仿自由主义标准,先假装与西方结成伙伴、然后转而反对西方。这是一个给自己注射了一剂肾上腺素的国家,途径(迄今为止)不是公开对抗它的敌人,而是从敌人的内部进行破坏。

苏联的瓦解让西方不再有意识形态方面的竞争对手,为西方的自满奠定了基础。随着时间推移,一些根本性原则——主权与干预、法治和无法无天、民主和个人统治——之间的分界线逐渐模糊,非自由主义的体制发现新的环境正合自己心意。

遏制需要意识形态的明晰,但后冷战世界的模糊性让这种战略变得无用。如何遏制一个使用你自己的自由主义口号来反对你的敌人?如何阻止一个在西方社会内部构建了强大游说网络的敌人?如何约束一个采取核威胁手段的敌人?

我们无法成功阻止这样一个已经融入世界贸易和安全体系的国家。孤立一个核国家的提议更加危险。此外,每当莫斯科对西方施展魅力攻势的时候,遏制俄罗斯的策略就变得更不可行。“我们不想要任何对抗……我们需要朋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反复说过。

克里姆林宫的强硬,一直是其逼迫西方按照莫斯科的条件与其打交道的一种手段。今天俄罗斯已经认识到,欺凌行为是自毁长城,因此它已开始采取旨在分裂自由主义世界的策略。此外,俄罗斯的反西方情绪已开始消退:现在71%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希望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正常化。可能的结果是,克里姆林宫将尝试在“站到西方那一边”和“反对西方的政策”之间找到一种新的平衡。

西方世界里迁就俄罗斯的呼声只助长了西方的反现代主义和反自由主义趋势。遏制与接触双管齐下的策略也不会奏效。遏制不仅无法带来双方展开对话所需的信任,还会起到完全相反的作用。

“交易型关系”(一项预计将得到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的政策)的新口号也并未真正激发希望。莫斯科已经为一笔新的“超划算交易”做好了准备,并已明确提出它的要求。莫斯科不仅想要一个“新雅尔塔协定”,还希望西方认可俄罗斯有权随心所欲地诠释国际规则并构建一个基于利益和力量平衡的秩序。

但在交易双方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之间的不对等如此显而易见的时候,有何平衡可言?(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经济产出的2.1%;北约(Nato)的预算让俄罗斯的军事支出相形见绌。)的确,克里姆林宫愿意使用威胁和其他“软实力”手段,这能够弥补差距。但西方能得到什么回报呢?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