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治理雾霾长短策

聂日明:每到12月,爆表级雾霾成为常态。人们对雾霾依然愤怒,但开始习惯它的存在,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应对。

雾霾锁城。每年到了12月,爆表级的雾霾就成为常态。虽然人们对雾霾天依然愤怒,但开始习惯它的存在,毕竟生活还要继续,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应对。

要求政府治理雾霾成为公众的呼声。2014年初,北京与中央签订责任书,承诺到2017实现大气污染改善。时任北京市市长在“北京两会”上提及,“中央领导说,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会议上通过了《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这两年,为治理雾霾,动作连连,2015年全国人大通过了《大气污染防治法》,从法律角度明确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是“各级政府、各个部门共同面临的责任”,并就大气污染防治做了具体的安排。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还以治理雾霾为由大幅提高成品油消费税,在国际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后拒绝调整成品油价。北京更是启动了规模庞大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工程。

但雾霾锁城的状况没有得到缓解。2015年末和2016年末的冬天,京津冀等地多次遭遇爆表级雾霾的袭击,启动雾霾红色预警已经成为全国性行为,“2017年不能实现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的军令状也无人再提。

治霾不是短期政策

国际经验告诉我们,治理雾霾不是一个短期能完成的任务,一般都需要二三十年才会有明显的改观。伦敦在1952年12月5日发生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毒雾事件”,四年后英国颁布《清洁空气法案》,开始改造城市居民用灶、减少煤炭燃烧等,但过程并不顺利,1957年到1962年,伦敦又发生了12次严重的雾霾事件,直到1980年,雾霾天才降到每年5天的水平。1980年代后,伦敦针对机动车增多的新情况,还不断地新增监管措施。

洛杉矶在1943年7月26日发生“洛杉矶雾霾”事件,十年后又先后发生两次严重的“光化学烟雾”。1946年,洛杉矶成立烟雾控制局,1970年美国联邦颁布《清洁空气法案》,1988年加州通过《加州清洁空气法案》,到1980年代末洛杉矶空气质量才有了明显改善。

为什么治理雾霾耗时如此之久?雾霾主要来源于企业生产、居民日常生活,如建筑扬尘、工业生产、机动车尾气排放、居民燃煤或秸秆。根据极端假设,如果不计成本地治霾,这些污染源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消除的。然而,治理雾霾的难点就在于“雾霾要治理,正常的生活生产也不能中断、被打扰”。

治霾进程主要有两个难点:凝聚共识和平衡利益。北京的霾不是一天形成的,人们对霾的认识也是不断变化的。2008年奥运会前夕,美国运动员戴着口罩来华参加奥运,尽管他们声明是出于对自身健康的担忧,但仍被中国部分媒体视为挑衅和侮辱的行为,强大的舆论迫使戴口罩的美国运动员对中国公众道歉。

2011年起,地产商潘石屹开始在微博上每天转发美国驻北京使馆的PM2.5数据,逐步引发了公众讨论,媒体开始关注雾霾,环保部将PM2.5纳入监测、定期公布。但即使在人人谈霾色变的今天,也很难说人们到底有多恐惧雾霾:在京沪这样的高生活水平的城市,PM2.5爆表的天气,路上不带口罩的人也很多。治霾的民意虽然汹涌,但多数人不知道治霾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没有做好迎接这些不便以及改变自己习惯的准备,这些都是缺乏共识的表现。共识的缺乏抑制了公众推动治霾的热情,治霾政策对企业生产或居民生活习惯、便利稍有影响,就会招致强烈的批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