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股市

美股牛派人士不惧高估值

在美国股市不断攀升七年后,投资者在去年11月找到了一个买股票的新理由: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

在股市不断攀升七年后,投资者在去年11月找到了一个买股票的新理由: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令人震惊的获选。

被再三提及的轶事之一,就是亿万富翁投资者卡尔•伊卡恩(Carl Icahn)如何离开特朗普的胜利阵营去购买美国股票。几天后,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宣布他已经在大选之夜卖掉了手上所有黄金,并看好与经济增长挂钩的股票市场板块,而去年早些时候他曾在一次对冲基金经理会议上号召“离开股市”。

共和党对联邦政府行政和立法部门的掌控,将意味着减税、基础设施支出以及利率上调,与此同时,市场在对特朗普的一系列竞选承诺和任命提名进行快速评估,这些提名将产生有史以来最富有的内阁。

根据Stock Trader’s Almanac的数据,投资者态度转变激发了至少是1952年以来最大的市场反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Composite)以及小盘股罗素2000指数(Russell 2000)均在11月8日后创下新高。

与此同时,由于债券投资者预计未来经济增长加速、利率升高,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7月1.32%的低点跳升至2.5%以上。

但是,对于一个曾被很多人判定估值过高的股市来说,这是否太过而且为时过早呢?

道富环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共同基金研究主管大卫•马扎(David Mazza)表示:“我们谨慎是因为收益来得太快。我们能否在头一百天里,就围绕财政支出和税收减免的所有争论形成一个清晰的计划?如果我们做不到,市场将出现不安情绪。”

这个问题不仅影响到美国投资者。日本的东证指数(Topix)与罗素2000指数一样在美国大选后出现暴涨,投资者预计美元走强将提振日本的出口商。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出现下滑。强劲的美元令发展中国家和企业更难以偿还美元债务,而且往往与大宗商品出口价格走弱相关联。

然后是特朗普的反贸易言论。Atlantic Trust首席投资官大卫•多纳伯迪安(David Donabedian)表示:“新政府可能带来一些不那么积极的、无法量化的风险。贸易政策、保护主义和对华外交政策的整个问题事关重大,而且眼下还完全未知。”

保护主义——即使不会阻碍增长——也暗示了美国经济的潜在转变,这突出了美国股市繁荣中一个可能未得到充分认识的问题:大多数美国上市公司并不兴旺。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量化策略师安德鲁•拉普索恩(Andrew Lapthorne)表示:“上市公司的平均盈利能力相当差。”

标普500的表现由约100家大企业主导。各行业前五大上市公司的股本回报率是剩余企业的两倍(见图表)。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情况类似于经常被说成推动特朗普上任的因素——大量的美国人被全球化甩在后面,精英们却飞黄腾达。不论是企业,还是中西部金属工人,这一点可能都成立。

企业债务也在不断攀升,从而影响到估值。一家公司的企业价值(EV)包括其净负债和市值,可以将其与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进行比较。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