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族主义

为何需要警惕民族主义卷土重来?

拉赫曼:早在特朗普誓言“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之前,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经确立了怀旧民族主义的风向。

美国习惯于设定全球趋势。但早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誓言“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之前,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经确立了怀旧民族主义的风向。

特朗普著名誓言的中国版本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2年誓言领导“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就在同一年,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重返克里姆林宫就任总统,并启动了很容易总结为“让俄罗斯再次伟大起来”的国家项目。与此同时,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寻求用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的辉煌历史来激励国民。

中国、土耳其和俄罗斯的政治气候为怀旧民族主义的危险提供了明显的警告。在这3个国家,恢复国家昔日荣光的渴望,与政府推动的打击外部敌对势力并聚焦于反国家的“内部敌人”的运动交织在一起。

美国机制健全而且出版自由,这将让特朗普的怀旧民族主义很难像普京、习近平或埃尔多安那样打击国内政治反对派。但若是认为民主体制出于某种原因将不受较温和的怀旧民族主义者复兴的影响,绝对是错误的。看看日本、印度、匈牙利和英国吧。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正引领一场充满活力的民族复兴运动。他表示将用明治维新(Meiji Restoration)的精神来激励自己——19世纪的明治维新让日本成为了亚洲最强国。在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发起印度教民族主义运动,在寻求让印度实现现代化的同时,唤醒人们对印度教昔日(有时具有神话色彩的)荣光的记忆。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留恋地看着他的国家在一战后丧失的领土。

接下来是英国退欧。怀旧民族主义也在英国退欧决定中发挥了作用。退欧派强调一个“面向全球的英国”,希望让国民忆起英国还是全世界霸主(而不像现在这样只是由28个欧洲国家组成的集团的成员之一)的那个时代。

随着俄罗斯、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和印度全都拥抱某种形式的怀旧民族主义,人们会忍不住认为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因而不值得关注。但这样想是错误的。大多数老牌西方民主国家迄今还没有跟随这种趋势。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大多数欧盟国家没有屈从于民族主义。法国岌岌可危: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是典型的怀旧民族主义政党。但在莱茵河对岸,很难想象会有任何党派依靠“让德国再次伟大起来”的口号竞选成功。

在许多国家,刚刚站稳脚跟的怀旧民族主义仍是新生力量。在英国和美国,最成功的政客直到不久前还是高瞻远瞩的。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谈论建设“通往21世纪的桥梁”,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竞选口号是“希望和改变”。在英国,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反复提及‘酷不列颠’(Cool Britannia),同时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将自己定位为适应当代社会、现代化的保守派人士。甚至连普京时代之前的俄罗斯,更感兴趣的似乎也是打造新未来、而非恢复昔日帝国荣光。

那么发生了什么?一个常见的总括性解释是全球化。全球资本主义造成的混乱效应,包括大规模移民和2008年金融危机,很可能让人们更加怀念那个更稳定、更单纯、以民族为中心的过去。民族主义者在一个国家复兴,可能鼓励其他地区效仿。特朗普称英国退欧激励了自己,他还毫不掩饰地对普京表示钦佩。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