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全球展望

中国高校“智库热”的冷思考

李江:中国高校出现“智库热”,这是高校长期在市场化与行政化双重影响下畸形成长的产物,是大学重心的错位。

自2013年中国高层屡次强调要加强智库建设以来,智库似野草般在全国范围内疯长。一时间,大学、媒体、企业等一拥而上,争相建立智库。

中国当前的确需要一些高质量的智库,但“智库热”出现了过热趋势,其原因一是智库创立者有抢夺政府政策红利的目的,二是,许多学者试图将“学阀”秩序的制度化。其中也不乏跟风者:每次政府颁布带有某种信号的新政策,总会出现一哄而上的现象。增量改革空间越来越小,存量改革难以推进,对新政策资源的抢夺,向来是先下手为强。

不过,最令人担忧的,乃是“智库热”在大学的出现。“中国智库索引”(简称CTTI)显示,中国共计248家高校智库(本文高校特指大学)。数量似乎并不惊人,但要知道,不少高校智库并未列入CTII。

“智库热”是大学重心的错位

“智库热”的弊端是大学重心的错位。例如,有的顶级高校公开强调,要举全校之力建好某某智库。要知道,大学的首要任务乃是教书育人,其次才是基础研究,最后方为政策研究。举全校之力发展以政策研究为主要任务的智库,属于典型的本末倒置。

其实,这样的现象乃是中国高校长期在市场化与行政化的双重影响之下畸形成长的必然产物。市场化使得大学教育资源的公共色彩逐渐淡薄,无论是大学教师还是大学本身,都出现了浓重的逐利性导向。教育公共资源未被充分用于公共之善,却被许多大学据为牟利之资。行政化则一方面造成大学异化为社会工程,另一方面使得学术资源分配机制呈现出围绕权力的“核心-边缘”格局。“智库热”在大学中出现,则是典型的行政导向行为。

大学争先恐后地创办智库,同样出于抢夺资源的需要。在中国,高校资源主要由政府提供,而课题项目经费则是主要的渠道之一。智库可以更好地调配内部优势资源,如学者,产出可供资源置换的政策报告或建议。尤其是政府加大力度鼓励智库建设,许多大学预期将会有大量资源通过智库渠道注入大学,大学也就有强大的动力建设和发展智库了。据统计,中国高校累计提供咨询报告和政策建议4.3万余份,有2.2万余份被采纳。采纳率如此之高,大学如何不热衷于智库建设?更何况,智库的存在帮助大量有志于成为“国师”的学者获得了“上达天听”、赖以获得项目经费的渠道(可参考拙作《中国学者的“国师情结”》)。

大学建智库行为本身不应受到苛责,但如果将精力倾注于此,则失去了大学存在的意义。大学存在之根本,乃是育人。即便在中国古代,“大学”也会与行政机关和行政权力保持一定的距离,坚守“传道授业解惑”之要。古代所设太学、书院、学馆等,目的乃是为朝廷培育人才。这种教育虽然带有强烈的工具色彩,但无形的“道统”也不断在一代又一代师生中传承,甚至在面对强大的公权力乃至皇权时,许多文士都保持着难能可贵的卫道精神,与皇帝面折庭争。直至清代,皇帝采用严酷的思想审查,从根本上灭绝了“道统”,中国文士才真正开始向朝廷匍匐于地。现代中国大学一方面保存了古代文士浓郁的入世和治世的情怀,教育工具化色彩浓厚,另一方面也积极融入当今行政资源分配的体系,接受权力对教育与学术的主导。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乃是权力结构对中国大学的知识范式的建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