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财富管理

2017年中国股市展望

洪灏: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是全球危机和复苏的写照,通胀正在回归,股债轮动即将开启,其影响力也将波及中国。

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是全球危机和复苏的写照,也是一部劳动者剩余价值被剥削的历史。历史性的底部构筑可能已经形成,通胀正在回归,股债轮动即将开启,其影响力也将波及中国。走过了黑天鹅频出的2016,2017年将充满更多变数。

在过去的35年里,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后简称“十债收益率”)一直处在一个长期下降通道。十债收益率的上升往往暗示宏观流动性紧缩,反之亦然(图表1)。十债收益率的每一次飙升,世界上的某个市场的危机便同时发生。例如,87年的“黑色星期五”,90年代初拉美危机,而一些拉美国家至今还没能从中恢复,97年亚洲金融危机,千禧年的互联网泡沫以及08年的次贷危机。宏观流动性的收缩通常是历史上导致全球市场危机的诱因。未来也将如此。这是一个交易员眼中十债收益率的历史。

图表1: 十债收益率记录着全球危机和复苏。它很可能已构建了历史性的底部。

在宏观经济学家的眼中,在图表1里叠加另外一个变量之后,十债收益率勾勒出了一副不同的画面。在图表2中,我们发现,劳动者薪酬的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改善之间的缺口也是通胀压力的阀门。一个变窄的缺口,如图表2所示,意味着劳动产出的增速大于投入,即劳动者并没有得到与其生产率改善相匹配的、合意的劳动补偿。简单的说,这个变窄的缺口记录了在过去三十多年间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被剥削的历史,是三十多年来持续低通胀的根本原因。

由于长期得不到合意的劳动补偿,劳动者开始要求从经济增长中分得其应得的一杯羹,民粹主义的崛起体现着劳动者阶层集体对公平分配经济果实的诉求。“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国重新强调的“实现全民社会福利”政策,以及对默克尔移民政策的敌意和反对,突然之间都有了一个清晰的背景。而英国脱欧、特朗普的当选和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更加突显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劳动者薪酬和劳动生产率之间的缺口从去年开始扩大,且与十年收益率运行的方向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背离。当劳动者薪酬增长加速,并开始赶超劳动生产率改善的速度时,通胀压力就会上升。

图表2: 劳动者剩余价值长期被剥削,是持续低通胀的根本原因

虽然常规的通胀衡量指标,比如美国核心CPI和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描述出一幅温和通胀的画面。但是市场价格在告诉我们,对通胀的预期发生了极端的变化。美国经济周期研究所(ECRI)的未来通胀预期指数(FIG)显示通胀压力已经达到了2009年经济复苏以来的新高点(图表3),即使传统的通胀指标仍处于低位,但均已从低点大幅回升,尤其是核心CPI。

在金本位被废除后,储蓄已失去了抵御通胀的避风港。特朗普提倡的财政赤字开支,以格林斯潘的原话来说,就是“隐形的财富抢劫”。而谎报实际通胀压力,其实就是隐形贬值,是将私人财富充公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事实上,各国政府一直都在调整他们官方的CPI计算方式,以编织出一个低通胀的假象。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