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纽约展出“黑时尚”

这是时装界第一回办“黑人时装设计师”主题展。黑人设计师至今仍是小众。FT请三位黑人设计师谈“黑时尚”。

这是破天荒第一回:不久前,“黑人时装设计师”展览在纽约时尚科技学院博物馆(The Museum at FIT)拉开帷幕,这场划时代的时装秀展示与讴歌非裔血统时装设计师的贡献。黑人时装设计师如今仍是业界小众。“Voguerunway.com展示的所有时装设计师中,黑人设计师只占1%。”纽约时尚科技学院博物馆馆长瓦莱丽•斯蒂尔(Valerie Steele)说。最重要的是:这场时装秀并非展现时尚共性,而是展示黑人设计师的多样才华,它展出了亚瑟•麦吉(Arthur McGee)与卫斯理•坦恩(Wesley Tann)上世纪中叶、纽约知名设计师威利•史密斯(Willi Smith)上世纪80年代以及Hood By Air的最新款时装。

“我们希望通过认可上世纪50年代至今,黑人设计师所做的重要贡献,来重修时装史。”共同策展人阿尔乐•伊利亚(Ariele Elia)解释道,“黑人时装设计师来自截然不同的文化,设计风格又百花齐放,因此用单一的‘黑人设计风格’来界定并无用处。”其时装展合作者伊丽莎白•韦(Elizabeth Way)接话继续道。“黑人设计师的另类经历在不同文化中被视为共性现象。但黑人设计师却用形形色色的设计风格进行诠释。”为此,我们采访了三位黑人时装设计师(他们都参加了本次纽约时尚科技学院博物馆举办的时装展),讨教他们对所谓“黑人时装设计师”的认识与观点。

(“黑人时装设计师”展12月6日至2017年5月16日在纽约时尚科技学院博物馆举行)

杜罗•奥罗武(Duro Olowu)

出生于尼日利亚拉哥斯(Lagos)的英国设计师杜罗•奥罗武基本上在伦敦与纽约工作生活,他以娴熟运用奢华图案式面料著称于世。

我的设计灵感来自五湖四海。我用的面料没有一件非洲货,但色彩感肯定受到家乡尼日利亚及牙买加文化的影响,我的色彩观同样颇具英国特色。我使用自己设计的面料,它们都在英国以及意大利生产,有时也会混搭复古风格的时装面料:披肩的手工蕾丝面料来自奥地利。我主要在伦敦与纽约工作生活,因为我妻子住在纽约,但父亲仍在拉哥斯生活,所以我时常回老家探望他。父母教会我要眼界开阔,善于学习。小时候不管是到欧洲度假还是全家团聚,我的那些牙买加表兄弟们时常在欣赏瑞格舞乐、鼓乐、斯卡(ska)、灵乐以及摇滚乐。回到尼日利亚,我们欣赏的是费拉•库蒂(Fela Kuti)与爵士乐。看电影同样让我受益匪浅:从乌斯曼•塞姆班(Ousmane Sembène)到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Michelangelo Antonioni)执导的所有影片。长大成人后,我的设计灵感深受那些聘用国际名模代言的时尚大师影响——圣•罗兰(Saint Laurent)、高田贤三(Kenzo)、三宅一生(Issey Miyake)。我非常喜欢马蒂斯(Matisse)以及非裔美国艺术家毕福德•德莱尼(Beauford Delaney)的风格,他们并不从某一特定角度剖析问题,而是博采众家之长。

大型博物馆举办上世纪80年代日本前卫设计师、或是“安特卫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是指上世纪80年代初在欧洲时尚界崛起的六位比利时设计师的总称)的时装秀时,无人会提出质疑。我认为研究与认可那些为时尚界做出突出贡献的“黑人时装设计师”(而不是仅仅说说而已)具有里程碑意义。我第一次看到安迪•沃霍尔(Andy Wohol)的《访谈》(Interview)杂志上刊登Stephen Burrows设计的时装时,只有13岁。深入了解他是位非裔美国时装设计师后,自己脑洞大开,但Stephen Burrows还被老佛爷(Karl Lagerfeld)这样的设计大腕推崇备至;为肯尼迪夫人(Jackie Kennedy)设计婚纱的安•洛韦(Ann Lowe)同样是位非裔美国设计师。如此重要的文化事实在业界竟然被忽视。承认对方在历史文化方面与自己同宗同源(而不是遭矮化歪曲的非裔美国人或黑人设计师)是非常重要的。这无论是对非裔美国人还是对其它种族美国人都意义非凡。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