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大选

为何美国左派右派都说对方“反智”?

朱冰聪:美国的左派与右派两个阵营,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自己都是“智”,看对方都是“反智”。

美国大选,有选票的吵吵闹闹,没选票的看热闹。坐标深蓝的纽约州纽约市,往年我几乎听不到来自红色阵营的声音。大学四年,同龄人里仅有一个美国女生私下和我说过她支持共和党。她上的是哥伦比亚大学附属的巴纳德女子学院(Barnard College)。哪怕是在自由派盘踞的哥大,这儿都算最激进的阵地,因此她一直处于“深柜”状态。现在想来她是明智的——11月8日晚特朗普当选之后,在哥大学生的一片错愕声中,是巴纳德的学生率先发起请愿,要求周三停课一天,让大家“平复情绪”。

有意思的是,今年的大选,我的华人朋友里出现了些许支持共和党的声音——与其说是支持共和党,不如说是支持特朗普。原因至少有三。一来民主党常年不把华人选票放在心上,觉得华人投票热情不高,要投就必投亲近少数族裔的民主党。2014年加州民主党推动的一项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更是提出限制亚裔在加州公立大学入学比例,如同往“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华人移民群体里扔了一颗炸弹。二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承诺让大批非法移民入籍,而合法华人移民大多兢兢业业半辈子,从留学、拿绿卡再到入籍,或是掏出半生积蓄投资移民,难免感到不公,何况非法移民里的鱼龙混杂也使华人为人身安全担心。三来“梁彼得案”之后,华人更加认为民主党偏心其它少数族裔(非裔、拉美裔)甚于亚裔。综上所述,一些美国华人团结起来支持特朗普,向民主党证明华人选票并非他们的囊中之物。当然,有些华人的确是欣赏特朗普的威权形象和啥都敢说的直率作风,这里先按下不表。

除了这些少数的特朗普支持者以外,微信朋友圈里的情绪和脸书上的美国同学群体是同步的:大选之前,他们普遍相信希拉里会获胜,但担心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崛起已经让美国走向分裂;大选之后,更是哀鸿遍野——这个排外、歧视少数族裔、不尊重女性的大嘴巴真当上总统了,那我们国际学生怎么办?我们亚裔怎么办?我们女生怎么办……

更有意思的是,支持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这两个阵营,都喜欢用一个词形容对方:反智(anti-intellectual)。支持民主党的朋友,将特朗普的胜选与历史上的纳粹登台相比较,因为那也是一个“反智反精英”的年代,其后果众所周知。而支持共和党的朋友认为民主党的“政治正确”向来是打着种族平等的旗号来反智,以逃避真正解决种族之间的冲突,如今特朗普当选,也许能带来新的转机。

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究竟是什么意思?它在美国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与以共和党为代表的右派的语汇里,分别是什么内涵?

什么是“反智”?

如同很多人文学科里的概念一样,“反智”一词是很难定义的。既然大家都说对方“反智”而不承认自己“反智”,说明“智”肯定是个好东西,而“反智”就是你扣在对方脑袋上的那顶帽子——你觉得对方的问题在哪里,就把“反智”描绘成什么样,“反智”的内涵也变得模棱两可。

通常大家都能接受的定义是:反智主义是对智力和知识追求的敌意,是对知识分子的不信任。反智主义通常的表现,就是嘲笑教育、哲学、文学、艺术、科学等学科,将它们贬斥为不切实际的高谈阔论。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