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2017:财报将证明美国企业是否看好特朗普

奥瑟兹:在即将到来的财报季,美国企业业绩将成为宝贵的证据,证明增长是否像如今股市认为的那样正在回归。

今年美国企业盈利情况究竟会如何?这是一个乏味的问题,但切中了自几乎两个月前美国大选落幕以来笼罩美国股市的种种希望的要害。

所谓特朗普反弹(Trump rally)的第一阶段似乎已经结束。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已经在略低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000点的位置振荡了3周了。是否会出现第二阶段取决于许多因素,但最重要的几个因素几乎将同时出现。首先,我们需要弄清特朗普总统上任头100天会带来什么。眼下许多工作重点和计划看起来都是有可能的。预测政策议程很大程度上仍靠猜测。特朗普就任总统几周后——当特朗普已经提出一项议程并得到国会首次回应时——我们将对新一届政府的打算有一个清晰得多的认识,也可以对谁会成为赢家、谁会成为输家有一个更好的判断。

第二,我们需要从美国企业那里得到信息。对企业领袖而言不凑巧的是,他们需要在即将到来的财报季,也正好是特朗普上任之初,向股东们介绍自己对2017年的展望。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将别无选择,只能就政策和正在显现的政纲表达一些看法。这将至关重要。

除非投资者相信特朗普总统能为企业盈利带来巨大的正面效果,否则过去两个月股市的转变就是不合理的。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的滚动市盈率在大选前夕为19倍,如今达到了20.5倍,为自科技泡沫破灭以来的最高点——除了2008及2009年盈利暴跌前的短暂时期之外。预期市盈率已回升至自2000年科技泡沫破灭以来的最高点。

然而,在此期间,券商给出的正式自下而上式盈利预期几乎没有变动。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的戴维•奥雷利奥(David Aurelio)表示,大选前夕到圣诞前夕之间,标普500指数2017年的盈利增长预期足足提高了0.14个百分点(除掉能源企业的话就是0.07个百分点)。金融和能源出现了大幅的预期盈利上调,这两大行业最明显被认为将成为特朗普主政下的赢家,而公用事业、电信、房地产等对利率敏感的行业遭遇了预期盈利下调。对于刚结束的去年第四季度,估测盈利略有下降。

这表面上看或许很糟糕,其实不然。FactSet的约翰•巴特斯(John Butters)表示,正常情况下,一个季度从开头到结尾,盈利增长预期会下降三个百分点。在去年第四季度,增长预期只下降了两个百分点。考虑到分析师与首席财务官之间的扭曲关系——随着业绩公告临近盈利预期总会下降——我们看到的盈利预期修正符合大选后对盈利的日益乐观。

根据Factset的数据,选择为股市提供指引的企业的数量属历史正常水平,企业首席财务官比往常略微更为乐观。信息技术(IT)公司尤其如此。

然而,一个奇怪的例外是,有创纪录的13家工业企业下调了盈利预期。这是自Factset自2006年开始记录数据以来数量最多的一次。令人意外的是,这些正是应受益于金属价格上涨和强劲的ISM制造业指数展现出的趋势的企业。对盈利的极大乐观来自投资者和券商,而非企业自身。一个季度内盈利预期的变动根本无法证明特朗普反弹是合理的。

当企业召开财报电话会议时——通常会由首席执行官主持,因为他们将在本季度报告全年业绩——我们能了解到多少?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他们不宜对特朗普担任总统的潜在影响发表任何言论——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大选结束后的几周,对无论哪一阵营(特朗普或希拉里)表现出支持的企业都遭到了愤怒的抵制。当New Balance表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意味着“向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一步”时,自由派人士在网上发起烧掉该品牌运动鞋的活动作为回应。New Balance运动鞋价格往往更贵,因为该公司比竞争对手更多地使用美国劳动力。

当百事公司(Pepsi)首席执行官表示,听到特朗普当选的消息,她的员工们哭了,百事公司遭到了保守人士呼吁的联合抵制。高管们选择措辞时必须极其小心。

但是他们必须发声。他们发布的业绩将成为宝贵的证据,证明增长是否像如今股市认为的那样正在回归。高管们将不得不在关税、医保改革、企业减税及基础设施支出将如何影响他们的营收和利润方面给予一些指引。与此同时,应该会越来越清楚的是,众多打上特朗普标签的政策建议中,究竟有哪些可能变成法律。

届时,我们也会更加清楚地看出,预期市盈率达到历史高点是如看起来那样疯狂,还是预示着新一轮牛市。

译者/申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