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预测

我们还能相信预测吗?

列韦林:英国退欧派领袖戈夫曾嘲笑从事预测工作的专家。但预测无法做到完全准确,并不能证明戈夫是正确的。

首先,我需要先全面披露一下我的身分:在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是一个经济预测者。因此,当英国退欧派的领军人物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见上图)在退欧公投运动中说“这个国家的民众已经受够了那些来自名字为缩写的组织、声称他们知道什么是最好、但却不断搞错的专家”,我感觉自己成了靶子。

这是将专家、经济预测和预测者“一网打尽”的一击。但我们肯定还有一些砝码能放在天平的另一边吧?

首先,人的一个特性就是会对未来会怎么样感兴趣。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比想象中还要依赖预测。早上离家之前,我们会听天气预报来决定穿什么衣服,听交通预测来决定走什么路线去上班。我们也会做出自己的预测。比如,我选择不带雨衣并且开车上班,那么尽管没有说出来,我预测今天不会下雨,交通情况也还能接受。

再者,有这么多经济和金融预测的原因,是人们不仅想要、需要这些预测,而且他们也为一些预测付费。最优的经济预测往往来自那些拥有必要的计算能力的组织,以及提供基础数据并详细阐明其假设的预测团队,这让用户能够理解预测是怎么来的。

准确度如何呢?几乎所有预测都在某种程度上是“错误”的。一项预测可能预言某年的消费者价格通胀将为3%,如果最终结果是3.1%,该预测也可能被判定为“错误”。这并不意味着预测是无用的。重要的是,预测在实质上是帮助还是误导了用户。

天气预报员一直非常认同这一观点。一个计划给庄稼浇水的农民只需要知道是否会下雨,并不必知道雨会下多大。经济和金融预测的情况也与此类似,真正的问题不是运算上的误差,而是预测对决策提供了帮助还是造成了阻碍。在这一点上,用户其实不可避免地要负相当一部分责任:一些预测并不足以作为决策的依据,如果非要根据这些预测进行决策,那就是不明智、甚至不负责任的。

那么,为何要贬低专家呢?在今天的“后真相”、“后事实”世界里,批评者日益对人不对事。针对干经济学这一行的,他们是这样做的:首先,对经济学家是否有能力准确预测进行检验;然后主张他们做不到这一点;最后得出结论,人们没有理由认真对待他们的分析。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应用经济学教授约翰•范里宁(John van Reenen)因而有此一说:“这就好比因为医学界未能预测艾滋病会流行的缘故,就说明你应该无视医生让你戒烟的建议。是的,我们无法预测你会在哪一天死于肺癌,但如果你抽烟,我们很肯定你的健康将受损。”

最后还有个花招。让人们怀疑基于事实的理性分析以及那些运用这些分析进行预测的人,从而制造出一种真空;同时传达一种含蓄的教导:“因为这些专家自己都不知所云,所以任何人的观点都同样有道理。”

这一步就有点过头了。我很想告诉戈夫,当我的妻子罹患癌症后,我们向一位专家——一位肿瘤医生求助。当我需要了解明天的天气时,我会查天气预报员播报的信息。当我想要了解经济态势时,我会向那些名字是缩写的组织旗下的专业预测团队求助。他们不太可能完全正确,但我不会据此认为戈夫的话是正确的。

本文作者是Llewellyn Consulting合伙人,曾任经合组织(OECD)预测主管、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译者/徐行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