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的留学岁月

我在加拿大读情报学:零距离体验谍战

矫金辉:作为情报学课堂上的唯一中国留学生,我常被教授点名,有时则会成为“靶子”来维护心中中国的立场。

【编者按】留学是个杂糅理想与现实的名词。不同年龄、背景的他们整理行装,到达彼岸,看到了什么,做着什么,真实与他们出发前的憧憬是否一样?几年留学经历,在何种意义上改变了他们人生的轨迹?FT中文网与灯塔学院联手推出专题“我的留学岁月”,与你分享关于留学的大事和小事。

今年是我在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就读国际事务研究生的第二年。顶着一个外国人怎么也叫不对的中文名,我仍然会向同学和教授这样介绍自己:“我是Jiao Jinhui, 来自中国,可以叫我Jinhui,如果觉得不好发音,叫我Jiao也可以,当然,Jiao最好发三声”。

于是,在这个八十多人却只有五名中国留学生的班级中,我的名字以各种形式各种发音被唤出,从耳朵接收到大脑反应的瞬间,自己常常会想,这一年多的时间,也正是在多元化中找寻自我认同的一个过程吧。

我读的专业课程选择繁多,大多为选修,涵盖法律、金融、军事、环境、大数据、公民社会等多个方面,可以形容为“一锅杂烩”。选课当然也成为了在多元化中找寻自我认同。作为一个非典型的中国文科生和国际关系研究生,向来喜爱好莱坞谍战片刺激感的我,在上学期决定任性一下,选了一门中国留学生选课列表外的“冷门课”——《情报学与特种作战》。

不出意外,二十余名学生的课堂上,只有我一个中国留学生,也是唯一一个非加拿大籍的国际生。主讲Jon R. Lindsay教授是美国海军前任情报官员,曾经参与执行过欧洲、拉美和中东地区的情报搜集分析工作。环顾了教室一周,看到只有我一个亚裔面孔,他也十分欣慰,说,“这门课如果开设在美国的大学,可能很多想法都不能实现,但希望这次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他笑说,“这门课当然可以让你了解到情报搜集背后的体系,但实际上,即便在人工情报最顶级的英国情报局军情五处,也找不到像邦德那么出风头又会耍帅的特工。”

特工与间谍只是错综复杂情报体系的一个分支。

课程涵盖传统间谍学和电子侦察学,让我目不暇接,感觉每节课都在上演一场各派势力角逐的大片。情报学的课程以美国为基础,将重点放在了情报搜集、反情报搜集、隐秘行动、特种作战和非常规战争等方面。而情报分析主要从甄别问题、制定方案、搜集数据、探讨分析、报告整理、解决问题、评估方案等几个方面进行。

其中搜集方式分为两类:传统间谍和基于卫星系统的电子情报。具体搜集则分为HUMINT(人工情报)、 SIGINT (通信情报)、GEOINT(地理空间情报)、MASINT(测量与特征情报)、OSINT(公开源情报)等方式。

美国政府辖下参与情报搜集分析的机构共有16个,其中就包括在好莱坞出镜率极高的CIA(美国中央情报局,执掌对外情报)、FBI(联邦调查局,即反情报部门) 、DIA(美国国防情报局,负责军事情报),以及NSA(国家安全局,电子情报部门)。涉及情报作战的部队,则分布于美国海陆空军及海军陆战队的特种作战部队中,由特种作战司令部(SOCOM)统一指挥,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曾参与刺杀本•拉登的海军“海豹”突击中队(SEAL)。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