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中国为什么应当实行轻税制度?

张曙光:不论是绝对税负还是相对税负,中国税制都是一种重税模式,应当明确、迅速、不懈地向轻税模式转型。

最近,在天则中国企业家研究中心召开的“中国民营企业生存、发展和税收问题”课题发布暨研讨会上,课题组负责人、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教授关于“死亡税率”的一席谈话,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税制问题的大讨论。接着,企业家曹德旺到美国投资的发声更是火上浇油,把争论推向了高峰。不论是对于中国执政党和政府,还是对于广大纳税人,这场争论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其间,天则中国企业家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税负问题与税制改革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于这一讨论提供了一份很好的参考资料。《报告》用调查研究得到的事实说话,道理讲得明白透彻,逻辑也很严谨,是一份科学合理的研究报告。笔者读完《报告》,认为有以下几大看点需要特别关注,值得广泛深入地加以讨论。

《报告》提出了一个重要理念:轻税。明确指出,轻税是制度问题,减税是政策问题。中国税负问题的要害不在采取减税措施,而在实行轻税制度。

为什么不能实行重税制度而要实行轻税制度呢?

首先,税收是企业家和生产经营者创造的经济剩余,交给政府以换取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这是社会中最重要、最基本的关系。须知,企业家和生产劳动者是税收之本、之源。要使税基不断扩大,税收不断增长,就要给企业家和劳动者以充分的激励,让他们能够创造更多的经济剩余。如果其他条件不变,税负的轻重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盈利和劳动者可支配收入的多少,也就决定了激励的大小。税负轻,企业的利润就多,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也多,生产和创利的积极性就高,税基就广,税源就大。这是一种放水养鱼和养鸡生蛋的作法。反之,税负太重,企业家的利润和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也就很少,谁还有激励去创造价值?

因此,重税体制是一种竭泽而渔、杀鸡取蛋的制度。正如清代思想家魏源所说,“善赋民者,譬植柳乎!薪其枝叶,而培其本根;不善赋民者,譬剪韭乎!日剪一畦,不罄不止”。事实上,无论中外,古往今来的思想家、理论家和聪明有为的统治者都懂得轻徭薄赋、藏富于民的道理,都反对横征暴敛、搜刮无度的暴政。“拉弗曲线”也证明了存在最优税负的道理。其实,历史上的很多民变以及改朝换代都是官府苛捐杂税、横征暴敛逼出来的。可见,轻税是税制之纲,执政之魂,而重税是税制之弊,执政之害。

到了现代,由于交通信息发达,已经打破了地区限制,产业的国际转移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企业家的理性都是选择成本低盈利高的地区,税负的高低就成为吸引投资和留住企业的重要条件。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三减两免”也成为各个地方吸引投资的基本手段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杠杆。其道理也在这里。

其次,现行税制的确是一种重税体制。从企业家的主观感受来看,据《报告》显示,在所调查的113家企业中,认为本企业税收负担很重的占45%,较重的占43%,合计占87%;认为税负可以接受的占8%,认为较轻的占4%,很轻的占1%。从实际税负来看,2009年中国一般预算收入68518.3亿,占GDP的19.66%,并不算高,但全口径的宏观税负却相当高。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09/2010》的数据,从1998-2009年中国全口径的政府收入从1.73万亿增加到10.8万亿,占GDP的比重从20.4%提高到32.2%,上升了约12个百分点。当时国外一家杂志发布了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中国为159,在公布的65个国家中排名第二。2015年,一般预算收入152269.23亿,占GDP的22.21%,比2009年提高2.65个百分点,而宏观税负上升到33.31-36.49%%。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