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全球展望

特朗普调兵遣将准备开打贸易战?

特朗普明确表示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目标将是中国,而他任命的人选更让人担心:美中之间将会有一场贸易战。

在1949年发给美国驻上海领事的一封电报中,美国时任国务卿迪安•艾奇逊(Dean Acheson)列举了在中国共产党取得内战胜利的情况下,“如果共党商业政策”令人失望美方可能的应对策略。其中包括:实施1930年《贸易法案》第338条款,该条款允许美国总统对被认为“歧视”美国的国家的产品征收最高为50%的关税。

这是美国官方上一次提及这条鲜为人知的贸易法令。但是当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担任高级贸易律师的约翰•韦罗诺(John Veroneau)最近披露这条法规的时候,他发现该法规仍然有效且能够随时使用。

目前在科文顿•柏灵律所(Covington & Burling)负责贸易事务的韦罗诺认为,这说明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法律中有很多工具,能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单方面对美国大型贸易伙伴征收令人震惊的新关税。

与几位前任相比,特朗普很可能希望动用这些工具。通过将一位公然宣称自己是保护主义者的人士任命为最高贸易代表,并劝说福特(Ford)等公司回归美国本土建厂,这位当选总统上周的举动再次表明,美国与世界的经济关系将要发生重大转变。

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行长、美国前贸易代表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表示:“我认为,我们处于非常危险的水域。”

被特朗普任命为美国贸易代表的律师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多年来将自由贸易倡导者比作政治上的小白。另一位对华鹰派人士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将会出任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的主席一职,而亿万富翁投资者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将会担任美国商务部长。特朗普选中莱特希泽、纳瓦罗和罗斯这三人来落实他在竞选中承诺的“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

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的政策包括对华立场强硬、威胁对在海外设厂的公司征收惩罚性关税,并承诺撕毁或者重新谈判贸易协定。

但是特朗普上台后究竟会怎么做呢?

中国

特朗普明确表示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目标将是中国,而他任命的最高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正是执行该计划的合适人选。

2010年,莱特希泽在面向一个国会委员会的证词发言中呼吁美国对华采取“比迄今激进得多的政策”。他的建议包括强有力地挑战中国的“汇率操纵”行为——特朗普曾屡次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除了认为应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之外——最近几届的美国政府都反对这么做——莱特希泽还呼吁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特别关税。他还建议向世贸组织(WTO)起诉中国,宣称后者的汇率政策对出口提供了非法补贴。

莱特希泽写道:“我们需要强大的领导人,他将准备做出艰难的决定,而且只有这场危机得到解决他才会感到满意。”

经济学家辩称,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担忧已经过时,而且即便有操纵,中国政府最近几年的干预也是在提升人民币汇率。

但莱特希泽的观点得到了纳瓦罗的呼应。纳瓦罗是一位经济学家,著有《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被特朗普提名出任新的国家贸易委员会的主席。

这就是许多人担心特朗普可能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的原因。佐利克表示:“我认为最大的风险是与中国的冲突失控。”

边境税

尽管关于特朗普贸易计划的许多讨论集中于他要出台惩罚性关税的威胁上,但共和党议员们已经在考虑另一个选择。

按照众议院共和党领袖提出的彻底改革美国企业税制的建议,美国将会对进口征收关税,但不会对出口征税。倡导人士表示,在征收“边境调节”税的同时,将把企业税率削减至20%,这将会鼓励企业在美国生产更多的商品。为特朗普提供竞选咨询服务的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经济学家史蒂夫•穆尔(Steve Moore)表示,该计划将会让国内生产“获得竞争优势”。他说:“我个人认为,特朗普可能被说服,认为这是明智之举,如果你这么做了,就不需要什么(惩罚性)关税了。”包括零售商在内的有着大量进口业务的公司已经开始游说反对该提案。“边境税”也可能在参议院遭到反对,并难过WTO这一关。

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特朗普已经把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已有22年历史的NAFTA列为其优先事项。随着他在上周威胁要对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征收“高额边境税”,这位候任总统还对在NAFTA框架下发展起来的复杂的区域供应链举起贸易“火箭筒”。

加拿大和墨西哥表示,它们将愿意讨论升级NAFTA。但曾任美国北美副助理贸易代表、如今在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教授法学的马特•戈德(Matt Gold)表示,事情仍然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容易。三个国家都希望有所改变,但过去就此谈判的所有努力全都失败了。

此外,特朗普威胁退出NAFTA,这么做将对美国经济造成重大打击。戈德表示:“美国退出NAFTA完全不现实,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知道这一点。”

忽视WTO

华盛顿几十年来一直是WTO的主要支持者之一,并认为其规则神圣不可侵犯。特朗普威胁要让美国退出WTO。这将是一个极端选项。但特朗普政府将会测试WTO规则的界限。莱特希泽在2010年的证词发言中就呼吁华盛顿方面采取这种做法,他反对“简单盲目地‘凡事以WTO规则为准’”。

译者/邹策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