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全球展望

左翼政党今年能够东山再起吗?

劳埃德:民粹主义者利用一些左翼议程取得了民众支持。2017年,左翼将寻求赢回被民粹主义者占领的阵地。

左翼和自由派提出的政治理念已逐渐变得空洞无物。这使得承诺安全的各种极右战略对发达世界的选民更有吸引力。有些右翼领导人精明地纳入了部分左翼议程,只需换个包装,这些议程就会变得受欢迎。

虽然主流的中左政党有些自称为“社会党”,还有些自称为“工党”,但如今执政的政党中没有一个推行社会主义,或把工人放在首要位置。来自左翼的法国主流总统候选人——前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和前经济部长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更热衷于支持企业发展、而不是扩大工人的权力。

相比之下,极右翼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强调社会正义、累进幅度更大的税制和对受威胁的行业进行国家干预。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过去曾呼吁对净资产高于1000万美元者征收一次性财富税,上月早些时候他重申了一项竞选承诺:对那些从自己设在国外的工厂进口产品的美国公司征收35%的关税。

左翼政治家仍在提议此类措施,比如此前角逐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英国工党(Labour)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来自“不屈服的法国”运动(Unsubmissive France)的法国总统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和德国极左政党德国左派党(Die Linke)。他们中没有一个有赢得国家权力的切实机会。政府中的右翼人士提出务实亲劳方政策(如最低工资)的可能性,跟左翼人士提出此类政策的可能性一样大。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在去年10月的保守党年度大会演讲中,把执政的保守党描述为“工人的党”。

在欧洲,那些当初把欧盟视作资本主义俱乐部的温和左翼人士,如今对这个集团的热情比右翼人士还要高涨,而自由派始终支持欧盟。这两派都被欧盟创始人让欧洲再也不可能爆发战争的目标所鼓动,并都心怀建立一个欧洲联邦国家的梦想。

欧盟成员国领导人仍在援引这一目标,不过,这与其说是一个紧迫事项,不如说是一个柏拉图式的理想,经常挂在嘴上,却不付诸实施。较轻程度的金融一体化被认为在经济上是必需的——但在竞选时会葬送获胜希望。

国际主义——左翼、甚至温和派的始终如一的承诺——在过去十年遭受了最严重的打击。欧盟的劳动力必须具有与资本同样大的流动性的规则,加上大量难民对欧洲富裕福利国家造成的压力,成为了极右势力最好的招聘工具。

包括工党和德国左派党领导人在内,那些认为继续大规模移民没有问题的人,在选举中尝到了恶果。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的工党政府接受了来自东欧的欧盟新成员国的数十万工人,事后看来,这一决定可能要对不满情绪加剧负责。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尝试坚持国际主义立场的社会主义者看到,国际主义面对军国主义式爱国主义时土崩瓦解了。今天,面对渴望居所、工作岗位和社会支持的贫困移民猛增,国际主义中的幸存部分也崩溃了。

这导致许多评论人士得出结论:自由主义和左翼已完蛋了。事实并非如此,正如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并未被这两样东西所扼杀:东方的共产主义、战后西方有关国家主导的发展的共识。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