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生意人治国的时代

周浩:“商人治国”即将正式拉开帷幕。蜜月即将开始,但若不希望蜜月太过短暂,特朗普需解决这样几个问题。

马云遇到特朗普,这似乎是一个带有穿越意义的情景——一位全球商业大佬,遇到了一位从商人转型为超级大国领袖的“另类人物”,让人忍俊不禁。有意思的是,很多媒体都选择了这样的一张照片:马云紧闭着嘴唇,嘴角扬起,但带着些紧绷,眼光犀利但颇有深意;特朗普则是一幅大嘴形象,似乎即使他当选为美国总统,也仍然是那个乖张另类的脱口秀明星。

特朗普当然不会一成不变,只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是继续着自己擅长的道路,而与马云的碰面,则是将他擅长的领域更加放大——他是一个商人,一个更加看重投入产出的人,一个更愿意用excel来治国的人。

所以,当马云说出要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时,特朗普乐开了花,没办法,商人就是更加喜欢数字。

如果我们把时钟倒拨一些,我们其实看到这样的传承和传统。相信很多人还记得2012年与奥巴马竞争美国总统一职的米特•罗姆尼,他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曾经担任贝恩资本风险投资与杠杆收购公司的CEO,当他竞选美国总统时,对他的负面评价之一就是:这个人太富有了,他不了解美国的底层人民。

与罗姆尼相比,特朗普在本质上同样是一个商人,顺便提一句,罗姆尼也曾经表示,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也会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很明显,特朗普更加聪明地笼络了大多数,如果不检查他的履历,你甚至觉得他就是一个毫无章法的穷小子。当然,特朗普不是穷小子,他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

让罗姆尼声名鹊起的,是他挽救了盐湖城冬奥会,入不敷出的盐湖城冬奥会曾经让很多人觉得是一个大麻烦,但罗姆尼成了大救星——他大刀阔斧地削减支出,同时想方设法增加收入。

没错,一个商人在处理问题时,第一直觉就是减少开支,因为开支会立刻成为净利润,而开源永远是第二位的。

特朗普也不会有所不同。美国联邦政府的支出表很明显反映出,联邦政府的最大支出来自于社会保障、医疗支出以及国防。所以他攻击奥巴马医改、攻击美国的外交政策,很明显,减少这些支出,联邦政府的财政收支才能平衡。

而在收入一端,联邦政府主要收入来自于个人所得税、消费税、社会保险收入,而来自于企业的税收收入则很少,只占联邦政府收入的9%。所以,特朗普大肆宣传要减轻美国企业的税收负担,但事实上,这不会大幅度影响联邦政府的收入。

同时,美国的就业状况表明失业人群主要集中在低教育人群、拉美裔以及非洲裔等族群,而市场上提供的主要职位,则集中在服务行业,这造成了一种不平衡,即失业族群可能更需要的收入较低的制造业。所以,特朗普称要让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

这是一个完美的竞选策略,特朗普看到了问题,而且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给出了最为商业的答案——美国要减少支出,但与此同时要增加制造业就业岗位。

在与马云的会面之前,特朗普已经通过推特等各种方式让美国人感受到其对于制造业的热衷,若干企业也表示,其将加大对美国本土的投资,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于是,与马云的会面也就顺理成章,这次会面不仅强化了外界对其“在商言商”的印象,也让市场有更大的遐想:对于美国制造业来说,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供应链的缺乏,而马云起家的阿里巴巴正是为中小企业供销和沟通的平台。

1月20日,“商人治国”即将正式拉开帷幕。蜜月即将开始,但如果不希望蜜月太过短暂,特朗普总统需要解决这样几个问题:

第一,美国制造业成本高昂,这意味着美国应该注重高端制造业,但这些就业岗位与少数族群的关系没有那么明显。

第二,即使可以改善当期政府的财政状况,但美国已经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国家。大量的硬性支出仍然存在。

第三,与一个成功的CEO相比,美国总统面临的一个更大问题是“国土安全”。一旦安全问题上升为首要议题,那么商人的成本控制论就将面临挑战。

但不管怎么样,新的时代开始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编辑徐瑾jin.xu@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