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三城记:中国经济前景的三个窗口

青岛、峨眉山、太原这三座城市反映了中国经济前景的三种可能:消费引领的再平衡、停滞或面临严重危机。

去年1月中国的股市和货币双双下挫,许多全球投资者都认为尾声即将来临。经过这么多年的债务激励,对住房、基础设施和过剩制造能力大举投资,许多人认为这个泡沫终于即将破裂。

但它并没有破。中国经济预计已达到2016年政府目标,即国内生产总值(GDP)至少增长6.5%。股市稳定了下来,从去年1月下旬的低点反弹了19%。出厂价格在经历了四年多的通缩后,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带动下由负转正。人民币继续下跌,但保持了有序贬值。

但几乎无人认为中国的根本经济挑战已得到了应对。增长表现相对强劲的代价,是进一步加大杠杆,并且再度依靠烟囱工业来推动增长。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政策制定者们追求过于雄心勃勃的短期增长目标,同时推迟必要但痛苦的改革,只是在积累问题。

上海Emerging Advisors Group负责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中国业务主管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表示:“基本问题是他们的增长目标不切实际。(领导层)在谈论‘不要6.5%了,咱们去争取6.2%或6.1%’。这挺好的,但你不得不从6.5%减速至3%,才能搞定这个基本问题。”他预言,如果杠杠继续以当前速度增长,中国最终将遭遇金融危机。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截至6月底,中国债务负担总量已相当于GDP的255%,高于2008年的141%,且远高于新兴市场188%的平均水平。

2015年全球GDP增长的三分之一是中国作出的贡献。如果中国经济增长大幅减速,全球都将受其影响。受打击最重的将是巴西、澳大利亚以及东南亚的大宗商品出口商。希望获益于中国消费增长的西方跨国企业也将感受到痛苦,包括汽车制造商、制药企业、实体零售商以及好莱坞电影公司。

但中国的危机并非不可避免。专家们大致认为存在三种可能:一种是乐观设想,大刀阔斧的改革促使消费迅速发展,足以弥补重工业衰落所带来的缺口;一种是“日本设想”,推迟改革导致长达十年的缓慢增长;还有一种设想是违约浪潮引爆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走访了中国三座城市,它们分别位于西南、华东和华北。这三座城市已开始折射出中国的选择:再平衡、停滞或面临严重危机。

设想1:新经济

刺激消费之战

山东省青岛市

陈英的船厂位于港口城市青岛,去往船厂的高速公路两旁新楼林立,其中许多仍处于在建、待售或空置中,偶尔冒出几座酒店或会议中心。这一栋栋建筑让人想到了中国经济的传统驱动力——房地产投资,以及依赖这类投资的能源密集型产业,如混凝土和钢铁。

陈英的第一个100万元人民币是在时尚出口业赚的,随后她涉足金融业等多种行业。不过她目前最感兴趣的是游艇业,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青岛承办了帆船赛事,此后这项运动在中国才开始逐渐发展起来。

陈英说:“我的梦想是在中国销售游艇。2008年之前,我们知道帆船运动在海外很受欢迎,但国内不行。”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