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情报机构为什么难以动摇特朗普?

拉赫曼:有人可能以为强大的美国情报机构可以撼动特朗普的地位,这几乎肯定是错的,特朗普显然才是强势的一方。

1954-1975年间掌管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反间谍部门的詹姆斯•赫苏斯•安格尔顿(James Jesus Angleton)曾说,他的世界是“镜子林立之地”(wilderness of mirrors)。上周美国各情报机构的负责人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作报告时,一定有一种类似的超现实迷失感。

国家情报总监(DNI)、以及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FBI)的负责人是在汇报有关俄罗斯一次情报行动的情况。问题是,俄方这次行动的预期受益者不是别人,正是特朗普自己。此外,这位当选总统曾公开嘲笑这些情报人员针对美国大选期间俄罗斯黑客行为所展开的调查工作。

当选总统和美国强大“情报界”之间的冲突,让很多自以为是的人声称特朗普正在犯下一个危险的错误。他们声称情报界可以轻易地撼动这位新总统的地位。认为情报机构比总统本人更为强大的想法听起来很有见识。但这种想法几乎肯定是错误的。如果白宫和情报机构之间发生冲突,特朗普显然是强势的一方。

负责监听美国民众——更不必说美国总统——的情报机构要受到法律、政治和官僚方面层层禁令的限制。在华盛顿政治体系中,情报人员的确很强大,并且掌握丰富的资源。但他们的主要技能是在与其他政府部门相争时赢得总统的注意力。当问题就出在总统本人身上的时候,情报人员能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情报人员和白宫本身开战,情报界唯一可行手段是通报或者泄露对总统不利的消息。但这样做也未必有效。

在2004年,中情局官员就因为通报对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不利的消息遭到广泛批评,此举反映中情局不满政府处理伊拉克战争的手段。《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甚至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中情局的反叛》(The CIA’s insurgency)的社评,指责“这个情报机构的高级人员”“显然试图打败布什总统,另立约翰•克里(John Kerry)”。但是如果改换政权真的是中情局的目的,那它就失败了。布什连任成功。

这件争议事件凸显出美国情报机构在国际上和在国内形象的不同。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左翼人士而言,中情局一直被视为支持保守世界秩序的邪恶右翼机构。但在华盛顿,保守派人士往往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中情局,认为该局带有自由主义倾向。毕竟,中情局的人员都拥有高学历和外语知识,倾向于对右翼人士的世界观提出令人厌烦的事实性的反对。

特朗普的一些心腹顾问和情报机构之间的这种紧张可能会成为人们一再提起的话题。上周五特朗普和情报官员会面中一个耐人寻味的情节是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共处一室。身为退役陆军中将的弗林将在特朗普政府中掌管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但在2014年,时任国防情报局(DIA)局长的弗林被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免职。此后,弗林一直强烈主张,美国情报界未能认识到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真正威胁。考虑到弗林对老同僚的轻视,情报人员和白宫之间的紧张可能会扩大到俄罗斯问题之外。

特朗普没理由担心情报人员会密谋动摇他的政府,但还有其他原因表明,与情报机构发生争端是不智之举。特朗普将要做出的许多最困难的外交决策将依赖情报评估。但特朗普公开嘲笑过中情局的工作,他可能很难去引用机密情报作为针对朝鲜或什么国家采取行动的证据。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