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达沃斯论坛

新兴大国能够成为全球自由秩序拯救者吗?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引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新兴大国会保护现有安排,还是会充当终结现有安排的最后推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表讲话,谴责保护主义并捍卫全球化,这表明中国给自己的定位是填补特朗普政府可能留下的全球领导力空白。

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人们对自由国际秩序的未来感到非常担忧。特朗普在11月胜选,引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新兴大国会保护现有安排,还是会充当终结现有安排的最后推手?

国际体系的衰落可能有一段时间了。全球贸易扩张的速度也已放缓了一段时间。自由秩序的另一个关键因素——由美国建立和维护的战后多边机构网络——在特朗普到来之前就开始瓦解。在冷战结束后使民主国家数量几乎增加一倍的全球民主革命,在2000年已经见顶。

直到现在,人们都普遍认为,对自由秩序的挑战主要来自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新兴大国。但特朗普胜选和英国退欧公投表明,自由秩序正在从内部崩溃。

这是否会把新兴大国推到驾驶座上?未必。首先,俄罗斯、中国和印度有不同的利益。如果特朗普的政策破坏北约(Nato)和美国领导的其他联盟,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显然会获益。由于英国脱欧削弱了欧盟(EU),现在是普京在国际事务中的得意时刻。

但对中国而言,削弱自由秩序就远远不那么符合其利益。中国的某些精英为特朗普获胜而欢呼。他们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死亡,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其他区域安排打开了大门。但情况并非那么简单。RCEP是一个多边倡议。这里的主要障碍不是TPP,而是印度棘手的谈判立场,这是不可能改变的。日本也将抵制中国对RCEP的主导地位。

美国在亚洲同盟关系的削弱也会让中国付出代价。这可能导致日本和韩国寻求核武器,这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尽管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很快对特朗普表示祝贺,但如果替代方案会进一步向中国赋权,那么印度就不会有任何兴趣颠覆自由秩序。

最近围绕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uclear Suppliers Group)和恐怖主义的紧张表明,中国和印度对于替代性世界秩序没有共同的愿景。印度是中国发起的多边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中文简称“亚投行”)的一个关键成员,但反对主要是双边性质的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倡议,因为它削弱了印度在南亚(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的影响力。

削弱新兴大国对现有国际秩序构成的挑战的另一个因素是,特朗普获胜之际,这些大国本身处于相当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困境中。五个所谓的金砖国家(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和中国——的平均增长率从2010年的9%放缓到2015年的约4%。投资增速从2010年的16%放慢到2014年的5%。2015年,高盛(Goldman Sachs)关闭了旗下金砖国家投资基金,该基金的价值在2010年达到峰值以后下跌了88%。

部分原因在于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尤其是影响到俄罗斯、巴西和南非),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全球金融环境收紧。中国由出口驱动型经济向依赖国内消费的结构转型也是一个促成因素。

正如世界银行(World Bank)去年1月所指出,其他因素包括生产率降低、股市和汇市波动以及债务负担增加。比如,在南非,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从2008年的略低于28%上升到2015年的逾50%。巴西和印度的债务水平超过了GDP的60%。

因此,新兴大国不太可能协调一致地利用全球自由秩序中的危机。相反,这些假想中的全球自由秩序挑战者可能会犹豫,甚至对该秩序提供更大支持。虽然中国对全球主义的态度拒绝自由的政治价值观,但它可能有助于缓解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引发的国际不确定性。

本文作者著有《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The End of American World Order)一书

译者/邢嵬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