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一体化还是“金箍”:俄罗斯对“一带一路”的矛盾认知

苏梦夏:俄罗斯媒体目前倾向于不负面报道中国,但对中国的担忧并未消失,只是开始以间接和遮掩的方式呈现。

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证明哲学神秘主义的现实,是一项令人望而心怯的任务:作为一种秘密活动,神秘主义就其性质本身而言,很明显是不能以公开、清晰的话语来描述的。

——亚瑟•M•梅尔泽(Arthur M. Melzer)《字里行间的哲学:被遗忘的神秘写作的历史》

以一种聪明的方式应用盖伦的策略,就是预言最坏的结果……如果病人死了,医生的预言就得到了验证;如果病人康复了,医生就仿佛创造了奇迹。

路易•N•马格纳(Lois N. Magner) 《医药的历史》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已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友谊,就中国领导人与外国人的友谊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有鉴于此,在媒体话语里,把中俄两国紧密联系在一起,将这“一对”视为所谓的“西方”或“美国及其盟国”的对立面,已经司空见惯。尤其是在中国启动“一带一路”构想后,习主席参加俄罗斯阅兵式,站在已经证明自己是个战士的普京旁边,这很快使得乐于猜测的公众想象,是不是一个一体化的欧亚大陆最终要出现了。这个梦想已经萦绕欧洲历史一千年。

目前看来显得愈加明白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想很受欢迎,这是因为,中国承诺在提供经济发展援助的同时,不挑战各国本地精英的政治权势。事实上,西方所主张的经济与政治改革方式已经遭到抨击,被认为在“后冷战”时代导致了全球安全风险的史无前例的加剧。从这一点来看,中国本身作为一个非西方国家,提供了令人信服的例证,说明一国可以根据自身文化特点选择适用西方发展经验,从而在借鉴西方的同时保持政治稳定。

不过另一方面,正因为对所谓的“非民主政权”的种种脆弱性而言,“一带一路”富有吸引力,所以它也很快在很多国家的国内引起了猜测,包括正在遭遇危机的俄罗斯。

理解俄罗斯媒体的性质

由于俄罗斯官方话语经常说中俄关系正处于“史上最积极”的时期,所以俄罗斯媒体现在倾向于不对中国做负面报道。但是,与一些人的认识不同的是,在这一气氛中,俄罗斯对中国的真正担忧并未消失,而是开始以其他形式呈现,即间接和遮掩的方式。

用间接方式传递讯息绝不是俄罗斯的独创,而是任何压迫性的、危机中的、缺乏安全感的社会的特征。自由大众媒体需要的技巧,与秘密讯息传递所需要的技巧不同。前者包括逻辑、条理、令人信服的论证,后者包括隐喻、暗示、影射与含蓄的语言,对于不熟悉这一套的读者而言,也许会看起来极为怪异、不可信、伪科学。

自从俄罗斯介入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战争以来,俄罗斯新闻报道的这种“神秘主义”潮流更流行了。在这些危机爆发之前,在价值观层面的共识是,随着俄罗斯社会变得更安全,大众媒体应该朝着更自由、开放的方向发展——尽管这并未实现。而现在,由于俄罗斯社会并未变得更安全,所以上述准则本身的合理性遭到了质疑。

对于俄罗斯人对“一带一路”的认识,我的评估是试图将一些隐晦传递的讯息清晰化。我主要基于三家媒体,它们反映了俄罗斯政治光谱的两极,以及普京“统一”或“平衡”二者的努力。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