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化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习近平的全球化主张

沃尔夫:宣扬“美国优先”听着就像是宣布开打经济战。美国非常强大,但无法为所欲为。它也许只会让自己沦为无赖国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做了关于全球化的演讲,人们本来以为美国总统才会发表这样的演讲。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就职典礼上发表了针对贸易的评论,人们从来没有想到美国总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种反差令人震惊。

习近平意识到全球化不会一帆风顺,但他提出,“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相反,“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上一位在世界经济论坛演讲的美国总统也说过类似的观点,2000年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说道:“我们必须明确重申,开放市场和基于规则的贸易是我们所知的提高生活水准、减少环境破坏和打造共同繁荣的最佳工具。”

特朗普拒斥这种愿景,他说:“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国界免受他国蹂躏,他们生产本该我们生产的商品,偷走了我们的公司,毁掉了我们的工作机会。只有保护,才能带来繁荣富强。”还有:“我们将遵循两个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和雇美国人。”

这不是口头说说而已。特朗普已经宣布美国退出其前任谈判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还宣布打算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此外,他威胁要惩罚墨西哥和中国——分别对两国征收35%和45%的关税。在这种威胁的背后,是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及其拟任的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所称的“特朗普贸易原则”,即“任何协议必须提高(美国经济的)增长率、减少贸易逆差和增强美国制造业基础”。

这可能会让英国读者想起上世纪70年代工党左翼人士提出的“更替性经济战略”。与纳瓦罗、罗斯以及(显然还有)特朗普一样,那些左翼人士辩称,贸易逆差抑制需求。控制进口是他们的解决方案。特朗普青睐的协议似乎就是以减少美国贸易逆差为目的。谁能想到,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市场经济和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的政策制定机构会信奉原始的重商主义?

可怕的事实是,那些看起来与特朗普关系最密切的人相信几乎是完全错误的事情。

例如,他们认为,不对出口商品征收增值税是对出口的补贴。事实并非如此:在欧盟销售的美国商品和欧洲商品一样缴纳增值税;而在美国销售的欧洲商品和美国商品一样缴纳销售税。在这两种情况下,国内商品和进口商品之间没有发生任何扭曲。关税只对进口商品征收的话,的确会扭曲相对价格。

此外,这些人还认为贸易政策决定贸易逆差。在很大程度上情况并非如此,因为贸易(和经常项目)平衡反映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额。假设征收跨境关税,人们将会减少外汇购买,汇率将会走高,直至出口下降和进口上升,使得逆差恢复至初始水平。那么保护只是帮助一些企业获益,而让其他企业受损。特朗普所提议措施的目的似乎是复兴那些经济上已经死亡的企业。没错,保护政策可能让美国对外国投资的吸引力下降,从而降低外部赤字。但这似乎很难说是明智的战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