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贸易战

亚洲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双重压力

桑晓霓:特朗普推动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此举所引发的的报复,将成为亚洲各市场最大的风险之一。

多年来,新加坡一直是世界贸易的风向标。因此,当新加坡上月因电子产品出口增加(尤其是对亚洲邻国)实现经济增速上扬时,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

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并非孤例。韩国去年12月的表现也不错,出口增长6.4%。亚洲(不包括日本和中国)去年11月的出口增长了7.3%。实际上,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整个2016年,多数新兴市场出口都实现了逐步改善,这反映的不仅是大宗商品价格反弹。

亚洲出口国2016年的强劲收尾带来了一些希望,即世界贸易以及航运等依赖贸易的行业,最终有可能扭转多年来在数量和金额方面的下滑趋势。

然而,这些漂亮出口数据出现之际正值许多投资者担心,美国可能实行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来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怒对象针锋相对的报复,将成为中国农历鸡年亚洲各市场最大的风险之一。

那么,我们是即将看到世界贸易触底反弹?还是说这些复苏迹象可能在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下湮灭——随着特朗普总统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开始撕毁多边贸易协定,并代之以双边协议。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贸易领域的任何复苏迹象都可能依然脆弱。

有充分理由相信,企业以及依托全球经济周期走势的市场(如新加坡、韩国和台湾)将会失望。实际上,本月在新加坡举行的英国《金融时报》亚洲投资者展望(Asian Investor outlook)会议上的发言者的建议是,对那些与全球经济命运相关度不大的市场进行买入。

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中国成为了更加开放的贸易体制的最大受益者,原因是中国将其邻国的出口驱动型制造业模式与巨大的规模经济效应结合了起来。但是,中国将摆脱这一模式,它正在拥抱一种更加依靠服务驱动的经济模式,这将减少对进口的需求。

而且,随着中国向价值链上端移动(如越来越多地制造高端电子产品),中国将重塑曾延伸至整个亚洲的电子供应链。目标直指半导体等行业的“中国制造2025”(Make in China 2025)规划将加剧这一趋势。据高盛经济学家估计,中国大陆实际上比韩国或台湾更不容易受到美国潜在经济民族主义的冲击。

然后,还有所谓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对世界贸易带来的后果。如今,特朗普总统正在向国内外汽车制造商施压,要求它们在美国生产汽车,但几年后,汽车销量将暴跌,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特别是在大城市)将更青睐优步(Uber)或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带来的便利,而非拥有一辆汽车并承担其所涉及的全部额外花费。

这并不是说,投资更依赖国内需求的亚洲经济体,就是一项没有风险的战略。

对于新加坡的经济表现,花旗集团(Citigroup)的Wei Zheng Kit表示:“近期的反弹能否持续仍是个问题。”“即使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超出我们的预期,一些面向国内和对利率敏感的行业可能在2017年表现不佳,因为债务水平升高、利率上升及就业市场持续疲软都对这些行业构成压力,这是一种典型的二元经济情况,”他补充道。

拥有较强劲国内需求的亚洲经济体还要面临其他不利因素。强势美元与美联储今年可能的多次加息相结合,意味着全球资金环境正在收紧。如果中国继续减持美国国债、在拍卖会上减少购买,那只会加大利率上行的压力。

然而,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为焦点的是严重依赖出口的亚洲经济体。对投资者来说,押注他们能够经受住保护主义政策及中国国内经济转型的双重压力,看起来太过乐观。

译者/隆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