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贾斯汀•卡塞尔

人工智能权威卡塞尔博士说,AlphaGo其实是最古老的AI,但自己绝不允许人工智能独立于人类工作。

今天要跟我喝下午茶的是一位人工智能(AI)专家。

“我终于懂了,这个世界并不属于他们(人类),而是属于我们的。”觉醒的人工智能女主角德洛丽丝(Dolores),在HBO热剧《西部世界》(West World)首季终时说的这句话,余音未断,人类就在2017年第一缕阳光中见证了人工智能的加速崛起。

一个自称“大师”(Master)的家伙,以横扫网络围棋界的行为庆祝跨年,众多中日韩顶尖高手败在她的裙下。截至1月4日,在腾讯竞技平台野狐围棋上,被围棋爱好者誉为中国“棋圣”的聂卫平也成了这位“大师”的手下败将。

最终,50天豪取40连胜的“大师”揭开了自己的身份,果然又是AlphaGo(阿尔法狗)。媒体惊呼,AI时代真的要来啦!

聊到这儿,贾斯汀•卡塞尔(Justine Cassell)博士摆了摆手说:“AlphaGo其实是最古老的一种人工智能啊!”

早在1968年,就已经有会下围棋的电脑系统被开发出来。掐指一算,发展到今天的AlphaGo,差不多用了50年,“这一点也不快”。

金发、戴丝边眼镜的贾斯汀有点可爱的学究气,来见我的路上她买了一只烤白薯,心心念念地说这是美国现在很流行的一种食物。我原以为人工智能专家也跟机器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贾斯汀是世界经济论坛(WEF)人工智能委员会主席,学术身份是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科研成就包括发明了人形对话代理(Embodied Conversational Agent),这是围绕人机互动的一项人工智能研究。

人工智能没有性别。在计算机界,女性也从来都不显得弱势,毕竟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爱达•勒芙蕾丝(Ada Lovelace)就是她们中的一员。有趣的是,也正是她在19世纪上半页就预言过让机器下围棋的可能性。

我们坐在屋子里喝茶,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

贾斯汀双手握着茶杯,暖暖地喝了一口加奶伯爵红茶,说自己三十年前在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修读比较文学和语言学时,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会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尽管那所学校恰好是人工智能的诞生地。

“好吧,那我们就来说说语言。如今,AI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那些困难都克服了吗?”我问。

“二十年前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你的项目里加入了一位语言学家,那就意味着它要延长十年才能完成。现在已经不是这种情况了,自然语言研究真的已经进步了。”她答。

是的,我们已经看到有很多人在傻乎乎地、对着生活在苹果(Apple)手机里的那个小助手Siri说话,让她帮助设置日程提醒,或者只是无聊地想让她讲个笑话。这就需要自动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

不过,对于那些在语言不通的国度,也能血拼扫货的中国游客来说,谷歌推出的实时语音翻译软件会是个好帮手。它需要融合逻辑推理和模仿类比、自然语言导出、文字转语音技术等更多领域的研究成果。

“目前,自动语音识别依然不够理想。”贾斯汀举例说,“比如你建立了一个可以识别金融术语的语音识别系统, 然后有人突然说我喜欢棒球(包含棒球术语),这个系统就不起作用了。”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