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艺述东西

中国邮币卡电子盘潜伏风险

马继东:如何控制风险,如何优化规则,如何长远发展,绝不是依靠一两家文交所的自律行为就可以促成的。何去何从?

鸡年春节前,与两位金融专家在望京小聚,一位北京本土,一位来自台北。席间,我们聊及2016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表现,共识是,尽管过去一年里屡有顶尖艺术品创下新的拍卖纪录,交易总额较上年略有增长,但由于大盘缺少中坚买家群体的有力支撑,普通艺术品流拍现象严重,市场复苏趋势尚不明朗。

讨论尾声,其中一位感慨说: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二十余年了,规模化的大众藏家和买家为何迟迟没有形成?

这位金融专家的困惑,是基于对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基数、储蓄率、购买力及投资理财意愿的判断。在投资者们热衷于房产、股票、国债、期货、外汇、黄金、保险、基金等五花八门的金融理财产品时,仅仅用资金和技术门槛来解释艺术品投资领域始终维系的小众圈子,显然是缺少说服力的。当下,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那些“看得见”的、短周期、高收益的理财项目,哪怕需要承担与之对应的高风险——面对艺术品“长线是金”的收藏投资逻辑,他们的耐心显然不够,加之对艺术品估值定价、变现渠道不确定性的担忧,那些新涌现的泛艺术金融产品反而更受大众青睐。

比如邮币卡电子盘,在“互联网+金融+文化”创新热潮的保驾护航下,诞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却迅速吸纳了海量社会资金。根据一份行业年度报告分析,中国的邮币卡电子盘在2016年成交总额高达39840亿元,这还只是针对其中有综合指数的电子盘的统计结果。我们不妨对照另外一组数字,看看这款主打艺术概念、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产品所取得的成绩有多么惊人:发展了200余年的全球艺术市场,综合对画廊、博览会、拍卖会及线上平台交易的统计,2015年私洽和公开成交的艺术品总额也不过638亿美元(引自TEFAF),而按市场发展趋势判断,2016的全球艺术品成交总额也大致保持在400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大盘规模。

世界对中国,四千亿对四万亿——我所关心的是,这样一头被成百上千万投资者追逐的巨兽,在2017年还会继续自由野蛮生长吗?

邮币卡电子盘,顾名思义,是以邮票、钱币、电话卡等艺术收藏品为目标的线上交易平台。区别于传统的艺术品一、二级市场,电子盘将艺术品实物证券化,邮币卡可以像股票一样进行网上交易。同时,相比中国国内股市只有上证、深证两个交易所,邮币卡电子盘背后的文交所则多达上百家。

如何理解邮币卡电子盘与实物交易的区别?举例说明,一枚2006年发行的面值1元的邮票,在广大集邮爱好者的追捧下,十年之后市场价格涨到100元;2016年,某文交所将这枚邮票以100元的挂牌价上市,经过几个月涨停,价格升至5000元——前者属于传统邮币卡的实物交易范畴,其价值基于存世量和流通量的判断,具备广泛的收藏基础和扎实的投资基础;后者则属于邮币卡电子盘模式,价格的形成基于介入的社会资金量与交易笔数,与该邮票的线下实际市场行情并无直接关联。

新中国建国以来,每年都有大量的纸钞和邮票、钱币、贵金属币的发行,被众多爱好者集藏的数量也非常可观。作为艺术收藏品和投资品的邮币卡,长期沉淀在社会基层,庞大的财富自然需要一定的流通量和流通渠道。长年从事邮币卡实物交易的“泓盛拍卖”创始人、董事长赵涌先生表示,近二十年来,通过传统市场、互联网平台等不同渠道,邮币卡板块一直维持较大的交易体量。只是近几年文交所的出现,将邮币卡的托管变得筹码化,吸引了数倍的社会资金涌入。这个过程中,部分文交所投机、炒作的成分过高,不断拉高相应筹码的价格,给置身其中的投资者带来了巨大风险,尤其是在他们对邮币卡真实市场行情了解甚少的情况下。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