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中美不搞G2,还真的不好办

曹辛:因为情势的变化,“新G2”在今天的实质内容应当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

“中美是否已是G2?说联盟,当然不是;但是从影响力讲,当之无愧。”

这是2009年中美首届战略与经济对话召开时,一位从事能源外交的中国高级外交官对笔者的评论。正是在这一年,首次访华的奥巴马正式对中国发出了G2的邀约,但遭到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严词拒绝。而今八年过去,中国的周边环境和中美双边关系风波不断、日益恶化,而这一切都由中美关系引起。

美国总统特朗普新近就职的当下,回顾这8年来中国外交的坎坷就会发现:中美不搞G2,还真的不好办。不过因为情势的变化,这种G2在今天的实质内容应当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这种状况可以称之为“新G2”,而不是原来定义不清、表述不当的“中美共管世界事务”概念。 

安倍试图美日共同主导亚太 

为什么中美必须“新G2”呢?当下就有现实的迫切性,从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美国的访问就可以得出结论。我们先来看在安倍的推动下,美日双方如何界定新形势下的美日双边关系、特别是美日同盟在亚太地区的定位的。

安倍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召开的联合记者会上就美日同盟表示:“为了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日美两国将继续发挥主导作用。”

而特朗普则回应称:“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稳定的基石。”

而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宣言中,明确规定“稳固的日美同盟关系是亚太地区实现和平、繁荣和自由的基础。”

“在亚太地区日益严峻的安保环境中,美国将加强地区存在感,日本将在同盟关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和责任。日美继续实施并扩大防卫合作。” 这可以被理解为要日本为美日同盟买更多的单,当然也有对日本放手、给其更大行动自主权的意思。

这说明,在美日的设计里,亚太的安全格局是由美日同盟来主导的,中国被排挤在外,并可能是敌人。

在经济上,安倍同样试图甩开中国由日美单独主导亚太。安倍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明确表示:“将通过日美的领导能力在亚太地区建立自由公正的市场”,并不点名地要求中国“不能以基于国有企业的国家资本为背景干涉市场”。

在东海(钓鱼岛)、南海等敏感的亚太地区热点问题上,安倍的立场也被特朗普接纳了,双方获得了完全的一致。

整体来看,这实际上是一个在安倍大力推动下产生的、排斥中国并由美日主导亚太政治和经济格局的双边政经TPP,尽管安倍政府在这里地位不高,基本上是“纳贡者”的角色,但安倍深谙远交近攻的道理,他宁肯如此也不能接受中国的崛起。

面对如此境况,中国该怎么办呢?

在安倍的此次访美中,日美双方在双边经贸和日元汇率问题上的问题没有解决。在特朗普刚刚宣布退出TPP以及他高度关注汇率导致美国经济损失的背景下,日美同盟的基础很不牢固。日本媒体记者告诉笔者:“安倍这次访美,对特朗普还是很不放心。”而且,安倍给特朗普送的在10年内往美国基础设施领域投资1500亿美元、解决70万人就业的所谓“大礼”,可以轻易地被中国超越。马云访美时就向特朗普保证:他就可以通过自己的网络平台为特朗普的基本选民提供100万人就业。但问题是,中国绝不能这样做,否则就正中特朗普下怀,中国就会变成争宠者,中国将被挟持,中美之间的矛盾可以暂时的、局部性得到缓和,但无法解决结构性问题,而且会损失巨大。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