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息

“假通胀”与“真加息”:2011昨日重现?

程实:全球政策基调不会因“假通胀”全面收缩,“真加息”或比2011年明显弱化,因此对今年资本市场表现谨慎乐观。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2017年以来,关于通胀与加息的真假之辩尘嚣渐起。

春节之后,中国央行调升货币市场利率,美联储主席耶伦则在2月15日国会听证时意外发出鹰派声音,表示“等待太久可能要求随后迅猛加息”;2月14日,中国统计局公布的1月通胀数据和社融数据大超预期,2.5%的CPI同比增幅创近37个月新高;而此前公布的美国2016年12月2.1%的CPI同比增幅也创近31个月新高。在习惯了低增长和低利率之后,市场对突然而至的变化充满疑虑,通胀与加息是真是假引发广泛讨论。

从历史中寻找答案,我们发现,当前局势与2011年十分相似:彼时,全球经历了一轮短期通胀的冲击,2011年9月,美国、欧洲和中国CPI同比增幅一度达到3.8%、3%和6.1%;冲击之下,欧洲央行2011年两次加息,中国央行则在2010年10月至2011年7月连续加息五次。

对于一种经济现象而言,真假取决于是否具有趋势内生的可持续性;对于经济政策而言,真假则仅取决于是否采取了实质性动作。从这个标准判断,2011年是“假通胀”+“真加息”,即通胀昙花一现,加息却真实发生,并由此引发了后续再降息的调整。从2011审视2017,昨日很大程度上正在重现,但又略有差异。对于全球而言,通胀难成长期趋势;对于美国而言,加息不可逆转;对于欧洲和中国而言,2011年的经验教训表明,加息需要三思。

通胀难成长期趋势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在全球通胀演化上尤为凸显。2011年的通胀昙花一现,2012年7月,美国、欧元区、日本、中国、巴西和俄罗斯的通胀率就较2011年8-9月的阶段性高点分别下降了2.4、0.5、0.6、4.35、2.03和2.6个百分点,通胀压力消失殆尽,通缩阴霾倒是全面笼罩。

造成通胀率如此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价格高企带来的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具有天花板效应;另一方面,宽松货币带来的通缩压力被总需求不足引致的内生通缩压力所抵消,产出缺口最终决定了长期通胀中枢的下降。

2017年的通胀局面和2011年较为相似,油价快速上升,大宗商品市场回暖,而全球经济短周期处于反弹态势且主要央行货币政策整体鸽派特征较为明显,一系列因素促成了短期通胀的上行。然而,物价短期上行难以持续,全球经济增长中枢还处于历史低位,产出缺口广泛存在,实体经济内生复苏态势尚不足以支撑长期通胀,而油价上行又面临各种压力。从全球看,通胀难成长期趋势;从国别看,美国通胀压力则大于其他经济体,美国是少数剔除食品和能源影响后核心CPI同比增幅高于未剔除数据的国家,表明美国通胀的内生趋势要略强于其他经济体,这也与美国经济领先复苏的周期状态相吻合。

加息前景各有不同

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是维持物价稳定。通胀可持续性既是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外在折射,也是决定货币政策选择的关键因素。从全球来看,通胀难成长期趋势,全球经济增长中枢依旧广受压制,货币政策收紧也难以成为一种全球潮流,即便大多数主要货币当局难免会采取不同手段践行“边际收紧”,但长期政策方向将依旧是偏宽松的,全面长期收紧难以成真。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