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台湾

台湾的“中华民国”大礼服还会穿多久?

丁学良:从1990年代尾期直至2016年,中共对台工作系统意外地成了允许台湾借用“中华民国”大礼服的中流砥柱。

自从蔡英文团队上台执政以来,台湾岛内各派政治力量一直就在揣摩:海峡对岸的决策层会出哪些招数,回应蔡当局在两岸关系上的原则性声明和新的做法。等到那个令全球颇为惊讶的“川蔡通话”曝光之后,台湾内部的官方和民间、台湾之外的观察分析界就在扳着指头数:现有的还仍然和“中华民国在台湾”(丁按:这个名称对本文讨论的要点最为切合,只能这么加括号使用)维持着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会在多长时间内被北京一个个地“摘除”,直到台湾被摘成一个“光杆司令”,只剩下一个外交部,却没有外交邦国剩下来。人人皆知,目前台湾还剩下了21个外交邦国,其中20个很难被人们记得起来。

碰巧得很,也就是在这个鸡年春节期间,美国政府正式解密了到期的93万份中央情报局(CIA)系统的档案,覆盖的时期从1940年代至1990年代。刚刚被媒体和学者仔细阅读过的部分只是一点点,其中和台湾问题相关的就占很大比重。虽然尚未发现惊天动地的“绝密情报”,却令我们能够把很多从前只是凭推测或传闻做的分析和结论,落到旁证和实证资料的基石上,增添了对眼下正在展开的一波波台海冲突新篇章解析的历史厚实感。

第一次容许台湾借用“中华民国”:从1949年起

刚解密的海量CIA档案为本文的讨论标了一个起点,因为它们详细记载了1949-1951年中共最高层对依靠苏联海空军的全力协助、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所作的人事和军事安排,以及毛泽东团队精心策划的解放台湾方案,如何被朝鲜战争中断。

从那时到如今的70余年里,“中华民国”这个称号对于台湾社会而言,是一件借来的大礼服,尽管不太合身——因为台湾原本只是中华民国的一个小省份,却发挥了多种象征的和实用的功能。在政治领域,“象征的”并不一定是虚假的或无足轻重的,它往往为“实用的”作了必不可少的铺垫。

允许小小的台湾借用“中华民国”这套大礼服,迄今一共有两次,但出借方并非是同一家。第一次的出借方,自然是原本在中国大陆执政的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去的国民党,1949年冬季之前虽然处于生死一线牵的关头,却尽量把能够支撑中华民国这个政治象征的所有东西,都一一搬到台湾来。披挂着“中华民国”大礼服的台湾社会,既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以“二二八事件”这样的政治代价最为知名,还包括经济的和社会的代价),也由此获得了巨量的实惠,至今仍然没办法整理出一份朝野均能够认可的完整账单。

不过有一点却是符合比较研究反复论证的事实:若无那件大礼服,紧接着其后的所有那些大事,几乎都不会发生。首先是没有1949年撤到台湾去的120万大陆人士,包括60万铁杆“国军”,他们死了心要用生命来保卫宝岛。台湾仅靠自己,也是得不到美国那么长期和巨额的对中华民国拨出的经济和军事的援助。缺少了这些,原本只有600万人口的台湾,绝对抵挡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必然发起的攻击。早早“被解放”了的台湾(多半会在1950年代末中苏关系破裂之前发生,因为中共必须借助于苏联的大力军事协作才能横渡台湾海峡),其经济和社会被翻盘改造的彻底程度,也不会小于福建和浙江。1950年代后不久的台湾经济起飞、顺利快速迈入中高等收入的富裕水平,都不会发生。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