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通俄门”会成为特朗普的水门吗?

李佳佳:特朗普政府深陷其中、持续发酵的“通俄门”事件,与44年前的水门事件有着许多惊人的巧合。

美国时间2月14日下午,当在一个白宫例行记者会上,响起了“总统知道多少,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What did the President know and when did he know it)?”这两句美国历史上人尽皆知的“水门之问”时,我有一种昨日重现的感觉。

这会是44年前尼克松水门事件的惊人翻版吗?

五天内发生了什么?

让我们回顾一下此前惊心动魄的五天。

2月9日,《华盛顿邮报》报道了一条独家爆炸新闻。有九位现任和卸任白宫官员证实,特朗普团队核心成员、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曾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私下讨论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在此之前,弗林曾一再否认。事实上,在邮报记者跟他核实的时候,他依然坚持否认。但就在这条新闻发表之前,他通过发言人改口说他“不太记得有没有聊过制裁的事,不能确定这个话题从没出现过”。

这之后,弗林一切如常参与外交工作,周末还陪伴老板特朗普去了他佛罗里达的豪华别墅,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起挥杆高尔夫。

然而周一(2月13日),事情急转直下。《华盛顿邮报》再发重磅炸弹:在1月下旬,后来被特朗普炒鱿鱼的时任司法部长莎莉•耶茨曾经明确警示白宫,弗林与俄罗斯大使的通话内容记录清楚显示,此人一直在撒谎。

故事要再往前回溯一个月。在1月12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专栏评论,提及弗林与俄罗斯方面通话,要求弗林澄清其中是否讨论了美国对俄制裁问题。彼时弗林坚决否认,副总统迈克•彭斯也在电视采访中为弗林辩护,说这事子虚乌有。

而司法部看到两人通话记录之后立即向白宫提示风险:弗林不承认与俄罗斯的相关讨论,而俄罗斯方面清楚知道这个通话的存在以及确切内容,那么假如俄方希望弗林做什么事情,就可以用公布真相作为威胁轻松实现。

然而这之后,耶茨被解雇,弗林依然留任。直至近三个星期之后《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

邮报的这条新闻一出,全世界哗然。穷追猛打的美国记者得到了一会儿一变的混乱回应:特朗普被问及邮报报道时说自己没看到,不知情;后来在财政部长宣誓仪式上被追问,不予回答;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说“总统在评估形势”;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高级顾问康威坚定说:“总统对弗林将军完全信任”。

然而几个小时后,弗林辞职了。此时距离他履新才只有区区24天。

在辞呈中,弗林这样描述他的“过失”:“实在不幸,因为白宫事务节奏太快,我不经意间疏忽,只向副总统和其他人提供了关于我跟俄方通话的不完整信息。”他强调,已经向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道歉,并且取得谅解。

然而,弗林的辞职并没有能够平息重重疑虑。仅仅二十多个小时之后,更多信源证实:特朗普竞选团队中有多名高层保持着与俄罗斯情报官员频繁的联系。

这又是一个特朗普本人以及他的新闻发言人无数次否认的指控。在12月,特朗普甚至多次发推特大骂调查相关情况的美国情报人员,嘲讽他们曾在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上犯错,攻击他们如同纳粹德国。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