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韩关系

面对“萨德”,中国的对外心态亟需转变

赵灵敏:对朝鲜和美国的责任避而不谈,专拣软柿子捏的行为,不是一个立志领导世界的大国所应有的选择。

2月28日,韩国乐天集团与韩国国防部签署换地协议,出让位于庆尚北道星州郡的高尔夫球场,用于部署中国强烈反对的“萨德”反导系统。事件引发中国民众的愤怒,用门店示威、罢买等方式来表达不满。官方媒体则连篇累牍地对乐天进行了口诛笔伐,北京和重庆等地方政府迅速对乐天超市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乐天中国的网站更是出现了无法登陆的情况,可能是遭到了黑客攻击。

这一幕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过去几年,当一些国家有意无意“冒犯”了中国之后,类似的雷霆之怒差不多是标准动作,区别只在于程度的不同。在这一点上,日本、挪威、越南、菲律宾、蒙古、新加坡等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应该是“寒天饮雪水、点滴在心头”。观察这些年来中国和别国发生摩擦时的反应,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种心态:“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中或最”、“面子大过天”、“宁要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

过去一百多年里,中国和西方的关系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演变过程。鸦片战争之前的很长时间里,中国虽然相比西方已经大幅落后,但依然夜郎自大地生活在“天朝上国”的迷梦里。鸦片战争使得中国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动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和敌意的国际关系体系中,一再割地赔款之后,原有的优越感和自信迅速被自卑、愤怒和敏感所代替,西方也成了造成中国不幸的元凶首恶。1949年之后长期被威胁和被孤立的处境,更使中国人形成了一种被包围的心理状态,对外部世界有深深的怀疑和不安。国内的中、小学乃至大学的历史教学,更是极力喧染和夸大近代中国积贫积弱的原因是美国等列强侵略所致,由此铸成挥之不去的“1840年情结”,使很多人从小就养成了一种强烈的仇美、仇日和仇西方心理。最近社交媒体上有文章讲述自己的小孩在家中有日本小朋友到访时的种种奇葩举动,小学生仇日的原因,除了学校教育,几乎不可能有其他解释。

近年来,伴随着对外交往的增多和中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中国人看待西方的视角也在发生变化。一些人改变了对西方仰视和仇恨的态度,开始有了平常心,能客观看待中国和外国的优点和缺点;另有一些人仍活在一个充满阴谋和倾轧的想象世界里,在那里,世界上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大部分国家都对中国不怀好意。而伴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这些国家的敌意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它们不会坐视中国的崛起,正无所不用其极地加以阻挠。这些人是“阴谋论”的主要拥趸者,总能从平常的现象中洞察出各种针对中国的不可告人的精巧阴谋,并责备那些看不出来的人太幼稚。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不仅美国重返亚洲、日本增加国防预算、印度发射卫星是在针对中国,而且任何发生在中国的坏事,无论是股市暴跌还是转基因食品,都是帝国主义背后操纵和策划的结果。

在这种心态之下,任何来自外部的批评都是不可接受和别有用心的,都是“反华言论”的体现,都是见不得中国好,唱衰中国;反之,只有附和中国的观点、无原则吹捧中国,才是“亲华”,才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于是,对面子的重视大过了对实际国家利益的追求,只要你肯说好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而你要揭我的短处,哪怕目的是为了促使我改正,我也不要听,而且要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