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公司治理

盈德气体内斗带来的曙光

盈德内斗带来了一丝希望:如果更多针对无控股股东的公司的竞争性收购涌现的话,亚洲的并购交易或许将不再是死水一潭。

孙忠国与特雷弗•雷蒙德•斯特拉特(Trevor Raymond Strutt)第一次有成立自己的公司的想法,是因为受到了为他们当时老板进行的一场收购战的刺激。16年后,两人又陷入了自家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战——这场大戏吸引了整个亚洲金融界的目光。

围绕他俩创立的盈德气体(Yingde Gases)的纷争,包含了一场罕见的公开化的董事会斗争(结果导致孙忠国与斯特拉特被罢免),以及一项同样不寻常的、直接向股东发出的高溢价公开收购要约。最新的进展是,一家亚洲私人股本公司对盈德发出了低溢价收购,且有可能成功。难怪这一情形令银行业者和投资者感到兴奋。

这场争斗带来了一丝希望,即如果更多针对缺乏控股股东的公司的竞争性收购要约涌现的话,亚洲促使价值最大化的诚意交易可能会加速涌现。就在香港上市的盈德而言,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贝莱德(BlackRock)等公司持有的股份,在理论上掌握着局势的平衡。该公司将于周三举行两项股东投票。

“在香港,再也不可能有比这更不寻常的情形了——劲爆极了,”一位资深交易撮合者表示,“这是我们所有人一生一遇的大戏。”

然而,历史经验显示,盈德的这场内斗,可能对多数亚洲金融家而言都是数年一遇的大戏。亚洲的并购交易近期已经加速:根据Dealogic的数据,去年,涉及亚洲公司的并购达到了1.3万亿美元,比10年前增长了50%。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收购的欲望及日本企业的高调交易,促成了这一增长。去年的典型并购包括中国化工(ChemChina)斥资47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Syngenta)以及软银(Softbank)以320亿美元闪电收购ARM控股(ARM Holdings)。

以亚洲标准看,这两笔交易都不寻常。中国化工的交易包括了一个竞争性出价过程。软银在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之后数周进行收购是一步大胆的棋。两笔交易都带来了银行业者梦寐以求的报酬和业务。

但亚洲超过三分之二的交易为区域内交易——控股股东加上基本上逆来顺受的少数股股东,抹煞了出现竞争性收购过程的希望。

举个例子,在中国化工和软银变得如此勇敢之前那一年,亚洲最大规模的交易是李嘉诚(Li Ka-shing)两部分商业帝国900亿美元的重组。股东们批准了这笔交易,没有任何公开质疑,即便对李嘉诚商业帝国“王冠上明珠”和记黄埔(Hutchison Whampoa)给出的实际股价低于其1年、5年和10年的平均价。“控股股东是我们看不到更多激烈竞购的情形的最大原因,”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还引述了投资者试图说服松下(Panasonic)出更高价回购其住宅建筑子公司的例子。“看看日本——你就会明白,少数股股东会受欺负。”

像家族企业一样,中国国有企业也给少数股股东带来许多同样的问题。2014年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是中国最大两家列车制造商——中国南车(CSR)和中国北车(CNR)——600亿美元的合并。在合并细节敲定前,两家公司的股票停牌了3个月,这是有效阻止市场讨论的办法。

另外一个困扰着有意进行交易者的因素是,监管者的回复通常很慢。亚洲银行业者和对冲基金往往在实时竞价时向往着伦敦收购委员会(Takeover Panel)那种迅速的裁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