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的留学岁月

心怀故园,挥拳出击:我在港大学做驻外记者

周炜乐:初来乍到,我如何向大陆人描述这里发生的一切,才能跨越这些年来身份认知不匹配的沟壑?

【编者按】留学是个杂糅理想与现实的名词。不同年龄、背景的他们整理行装,到达彼岸,看到了什么,做着什么,真实与他们出发前的憧憬是否一样?几年留学经历,在何种意义上改变了他们人生的轨迹?FT中文网与灯塔学院联手推出专题“我的留学岁月”,与你分享关于留学的大事和小事。

写下此文时,我已离开香港大学东南一隅的砖红色小楼数月有余。但每当犯了错挨了批,还是会想起一位资深战地记者在教室里挥拳,中气十足地喊出:“要解决问题,挥拳出击(solve the problem, take the punch)!”这句话在港大新闻学生中流传甚广,大家品味的心境时常相似:做新闻不时撞上穹顶,变化不可预期,难免受挫失落,但庆幸有这么一位新闻人回望漫漫征途,凝练成箴言,供后辈剖开内心,疗伤,定神,上场。

这位记者,就是用近10年时间奔赴全球战地和灾难现场,曾在CNN、雅虎新闻等著名媒体供职的港大实务副教授凯文•赛茨(Kevin Sites)。在港大,我修了他的课“报道国际事务”(Reporting Global Affairs),学习作为驻外记者如何为本国受众报道新闻。学下来品味最深的有两点,一个是遭遇磕绊要学会分析,不哀伤不自怜,继续拿作品说话;再一个是驻外报道,深入当地是必须,更重要的是心里揣着故园,用妥帖的语言,把异域故事转化成能勾起本国兴趣的报道。

正如有着多年战地报道经验、现任端传媒国际频道内容总监的周轶君所说:“我总是在别人的街头,联想自己的庙堂。千万里找寻大千世界的,心里其实都装着一个故园。”对我来说,身在外心在故园,如何讲好故事的疑问始终存在。我于2014年秋来香港读书,时隔近三十年,港人再度陷入一场关于社会命运的拷问。作为一名在港的大陆学生,初来乍到,我时刻都在拿捏:如何向大陆人描述这里发生的一切,才能跨越这些年来身份认知不匹配的沟壑。我有的只是现场观察,并不知道香港人在这些年经历了什么、痛点在哪里。在香港尚是如此,若是去其他地区和国家会是什么样呢?

半年后,这种认知撞击的尴尬,在凯文的课上有了化解的方案:多学习,多做新闻。他的课程设置精心,意在让学生从新闻实战中找到做记者的感觉。班上的每名学生要抽签选择自己负责报道的国家,模拟驻外分社社长。学生每节课先在课程的脸书专页上撰写、发布短新闻,凯文提供点评并让大家交流。此后,大家会和驻外记者连线,交流报道经验,或是做报道案例分析。在剩余时间,学生可外出采访,为期末要交的报道做准备。此外,学生需在阅读周休息时去香港之外的地方探访,记录观察。

这就意味着,学生需要在课下阅读大量资料,尽可能多地收集并联系信源,深究对方国家的社会现实和思潮内涵。于是,在课程说明上,凯文的第一句话就打来一针鸡血:“要想变成一位行事有效的驻外记者,不光要做一名好记者,你得同时做一位物流专家、人类学者、精神学家和安全专家。”一番任务轰炸后,选课的学生仅剩12位,大家对在脸书写作、远程做当地新闻的练习表示疑惑,不知道会有什么挑战,又能因此有什么收获。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