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身为穆斯林、移民,她为什么支持特朗普?

阮学勤:穆斯林女学者阿斯拉•诺曼尼为什么支持特朗普?我听了她的对话会,并探究了她过去15年的心路历程。

当看到《乔治城评论》(Georgetown Review)登出阿斯拉•诺曼尼(Asra Nomani)将受邀在乔治城大学接受公开访谈的启示时,我一下子被吸引了。

美国总统大选后,诺曼尼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谈她作为一个穆斯林、一个女人、一个移民,为什么投票给了特朗普。后来才知道,她的经历和我工作和学习的地方不无交集:她曾就职于《华尔街日报》,曾在乔治城大学任教。

在长达一年多的竞选中,特朗普发表过针对穆斯林、移民、女性、有色人种的大量歧视性言论。我很好奇,诺曼尼的所有身份特征都遭到过特朗普的攻击,她应该是一个最强烈抗议特朗普的人,怎么会投票给他,而且还公开写文章支持?

诺曼尼的文章发表后,乔治城大学教授克里斯蒂•菲尔(Christine Fair)对她发起了猛烈批评。她形容诺曼尼像拉客一样勾搭上媒体,说她就是一个小丑、白痴。这桩公案促使校刊编辑萌生了邀请二人对话的念头。编辑认为,如果她们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辩论,她们应该也能勇敢地公开对话。“不同意见是一所大学学术文化的核心,乔治城不应该是一个例外。”

诺曼尼马上接受了邀请。但菲尔拒绝了。

最终,这场对话在乔治城大学犹太文明中心主任雅克•波林纳布劳(Jacques Berlinerblau)和诺曼尼之间进行。

3月1日晚上,我早早就到了古色古香的考布莱大厅(Copley Formal Lounge)。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有几位学校的警察恭候,随时待命,以防骚乱。其他大学发生过因为政见严重分裂导致的骚乱事件,而今晚的主题又涉及复杂敏感的宗教问题。想到这里,坐在第一排的我略带忐忑地想,今晚不会有人乱砸花花草草吧?

遇见

进入大厅,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著名的女人。她一袭伊斯兰风格绿裙,脚步轻盈敏捷,不太像一个50多岁的女人,也比《华盛顿邮报》那张照片看起来要柔弱一些。很快,听众三三两两地到了,其中有戴穆斯林头巾的女子,和戴着穆斯林小帽的男子。他们是来抗议的吗?

座无虚席。校刊主编致辞后,犹太文明研究学者波林纳布劳开始介绍诺曼尼。他说:“我接受邀请是因为我对这个女子有很深的敬意……”

他刚讲了第一句,就被一个听众刻意的大声鼓掌打断,正是我身旁那个穆斯林男子,而我身后也有几个在他的带动下鼓掌。原来他们不是来唱反调的,而是来为诺曼尼站台的啊。可能是希望先声夺人,震慑一下反对者吧!

波林纳布劳有点尴尬,说请大家听他把话说完再鼓掌。他说,他对这个女子深怀敬意。他和这个女子有不同意见,但文明是基于和而不同。

“我和诺曼尼共事过,她写的作品引人入胜。她长期赞同自由主义,支持每个人应该有权做选择,支持同性恋,支持控枪,这些都是民主党的核心理念。我也受好奇心驱使,来听听诺曼尼这次为什么投票给了特朗普。”

诺曼尼感谢波林纳布劳,以及抛开陈见来聆听对话的听众。她音量不大不小,温和沉着,好像在小心地呵护某种易碎的东西。面对听众说话时,她身体略往前倾,似乎想加强自己的说服力。但她并不曲意逢迎。

她说:“在此之前,我这一辈子都是认同自由主义的。每一次总统选举,我都投票给民主党。我也投给了奥巴马。这次大选开始时,我一开始考虑投的是桑德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