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盟

英国和欧盟将两败俱伤?

拉赫曼:在我看来,英国退欧可能给自身带来可怕后果,欧盟也会付出一定代价。但变数太多,没人能确定结局。

我有一个朋友,他跟妻子已分居很久,也已打定主意开始新生活。但他告诉我,在拆开正式启动离婚程序的信件那一刻,他的胃仍然猛地抽动了一下。本月底英国触发《里斯本条约》(Lisbon treaty)第50条时的感觉会跟那有点像。届时跟欧盟“离婚”的法律程序将正式启动,英国退欧会突然感觉真实起来。

但是,在很多方面,由触发第50条造成的那种确定感是种幻觉。英国退欧仍然被不确定性所笼罩。正如密切参与这一过程的英国官员所说的那样:“在某些早晨,我醒来时想,一切都会好的。在另外那些早晨,一切感觉就像是一场酝酿中的灾难。”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在我看来可能的情况是,英国退欧将给英国带来非常糟糕的后果,给欧盟带来较为糟糕的后果。但其中涉及太多不同的变量,没有一个理智的人能确定。

目前有3个主要的“已知的未知数”。第一,谈判本身。第二,外部世界可能发生的事件。第三,达成的无论什么交易所带来的不可预测的经济影响。

就谈判而言,双方嘴上都很强硬。欧盟很可能要求代价高昂的“离婚协议”——索要至多600亿欧元来结算英国未支付的账单,并且可能在英国同意付清账单前拒绝讨论贸易协议。

英国的初步反应十分坚决。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已向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精神发出召唤。他和《每日邮报》(Daily Mail)接下来肯定很快就会援引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了。有关钱的问题很有可能会让谈判还未真正开始就宣告失败。

然而,双方显然也可能是在虚张声势,未来都将有所让步。英国政府中更现实的声音明白“跳崖式”退欧(即双方没能达成协议)的危险。欧盟也会付出代价。英国是德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

但是即使谈判本着互相妥协的精神进行,在两年内达成并批准新的贸易关系在技术上是否可行,仍然存在疑问。参与此事的多数专家都怀疑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第二,在预留给敲定协议的两年谈判期内,世界局势可能彻底改变英国退欧谈判的背景。谁赢得今年的法国和德国大选将事关重大。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领袖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不太可能赢得法国大选,但她一旦胜选将使欧盟陷入混乱。相比之下,如果法国由中间派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领导,欧盟将更加自信,在与英国谈判时将更加强硬。有关苏格兰独立的新动向会使特里萨•梅(Theresa May)政府十分紧张,英国经济出现严重下行也会造成同样的影响。欧元危机重现或者欧盟与土耳其关系破裂,都可能破坏欧盟一方的镇定和团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坐镇白宫的情况下,国际局势也充满了惊人的不确定性。两年内,若美国骤然转向保护主义或朝鲜半岛开战,都可能让英国退欧看上去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这可能会说服双方延长最后期限,甚至默默地搁置整个过程。

第三,就连谈判者自己都无法确定他们的决定会给现实世界带来何种后果。例如,考虑一下这种可能性:没有达成新的贸易协议——也没有达成合适的过渡安排——英国只是退出了欧盟,按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行事。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