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市场

站在三岔路口的欧盟

夏春、杨轶婷:欧洲企业盈利改善有望在弱势欧元下持续。相对于高估值美股而言,欧洲股票更具投资价值。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大选余波未平,2017年欧洲超级大选年拉开帷幕。我们相信您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在等待荷兰议会选举的结果。由于选举主题围绕驱逐难民、退出欧盟展开,其结果和后续发展将对4-5月法国、10月德国、和可能在6月提前举行的意大利大选定下基调和产生连锁反应。身在香港的我们感受格外微妙,3月26日第五届特首选举也为时不远,而过去两三年香港政府面对的困难不仅包括港独崛起,还有国内居民很少听说的假难民涌港。大家经常担心国际上的黑天鹅事件,却未必意识到香港选举亦可能揭晓出意外的结果。

今天不谈香港,主要站在投资者的角度说一说半年内欧洲大选可能的结果和欧盟(或者欧元区,无特定必要下文不做区分)的经济和未来。

两个月来,欧盟的基本经济数据特别是企业盈利数据延续我们在《欧洲:困境还是转机》一文的判断持续向好。除了欧元和英镑的贬值,核心国家股债双升。但换一角度依然可以看到欧洲大选来临前投资者的谨慎态度。作为欧洲典型的避险资产之一,德国国债的收益率一直以来都是欧洲市场风险的风向标。最近半个月,德国国债收益率又开始一路下挫,法国国债相对德国的利差也不断上涨。

荷兰大选前各方势力的博弈并非投资者最关注的焦点,且不说坚持右翼主张的自由党近期民调支持度失去领先优势,即使胜出也会面临其他政党对联合组阁的抵制和对脱欧公投的支持。退一万步说,即使荷兰举行公投并决定脱欧,影响也是有限的。荷兰在欧元区里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国家。她是少数几个负债率不高的国家,和德国差不多,也没有向欧洲央行大量欠款。经济上比较健康。即使脱欧,荷兰作为一个小国非常依赖国际贸易,退出欧元区不代表它就不和欧洲各国进行贸易往来。因此荷兰的脱欧在经济上可能对欧元区的冲击没那么大。但是,荷兰是欧洲一体化的创始国之一,因此她的退欧对欧洲民众的心理打击和政治冲击则不可低估。

(根据最新的报道,荷兰首相马克•吕特看来肯定将组建荷兰下一届政府,他所在的党派在大选中明显胜过了极右翼民粹主义挑战者海尔特•维尔德斯。——编者注)

现实地看待荷兰大选的短期影响,应该体现在自由党的命运和支持其的民意将如何传导到法国总统大选,因为和自由党有着相似政治主张的国民阵线的民调支持度的领先优势可能一直保持到4月的第一轮大选。围绕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极右派)的三个关键词是法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退出欧元区,这也难怪她被人称为“女版特朗普”。在5月第二轮大选她将遇到马克隆(中左派)或者菲永(中右派)的阻击,虽然目前民调显示她分别以40%和45%的支持度落后于前两人,但别忘了去年英国脱欧派在公投前两个月的支持度也不过40%左右。当然,即使勒庞连续获胜成为总统,她要获得议会的支持举行脱欧公投的困难依然极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成为法国总统的“黑马”马克隆,年仅39岁的他曾是奥朗德内阁的经济部长。他的竞选纲领包括将企业税从33.3%降到25%,将财富税改成房地产财富税,不再缴纳资本税,这些有利于企业家和富人;另一方面,他要对80%的家庭免除住房税;通过改革失业保险制度及加强继续教育,实现5年内减少90万的失业人口,将失业率降到7%。这些则是偏左措施,会赢得普通选民的支持。另外,他的500亿欧元的公共投资计划也受到普遍欢迎,难怪市场将其定位为中间派。马克隆还表示当选后将立法治理政客道德问题,在国家管理公共事务中,禁止部长和议员雇佣其家庭成员,并禁止议员从事(私人企业)顾问活动等。在我看来,马克隆的这些主张远比勒庞更接近特朗普精明务实主义的竞选纲领。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义不同的是,马克隆表示当选后法国愿意在欧盟承担更多的责任和负担去帮助经济相对落后的边缘国家,愿意给予后者更多的时间去进行结构化经济改革。毫无疑问,资本市场期待的是马克隆的最终胜选。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