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欧洲富人渴望新型管家

过去20年里,欧洲富人对管家的需求与日俱增。但东家与管家的关系已与《唐顿庄园》时期大不相同。

克劳迪娅•普菲佛(Claudia Pfeiffer)的背包时刻处于待命状态:里面装着内衣裤、一套衣服以及洗漱用具,为的是一接到东家“旨意”,就能立马搭商用或者私人机前往后者的第二、第三住所:为其备好床铺、备足冰箱食物,熨烫好衣服以及擦拭好鞋履。

她是伦敦某富豪家的管家(对方不愿透露姓名)——毕竟,保密乃第一要务。她一接到主家指令可能就得赶赴其国外寓所,有时甚至得牺牲自己的周末休假。

在所有的私家服务人员中,掌管富翁寓所事宜以及其他家庭服务人员的管家地位最高,行动也更为自如。普菲佛来自德国,为工作繁忙的老板解决生活后顾之忧是其本职工作。“我的雇主是我最优先的服务对象,他(她)是老大。”她说。

在多数英国人看来,这样的管家工作是过去的事。英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 )的忠实观众或许觉得管家工作与脱帽向位高权重者致敬一样早已不复存在——它的消亡被很多人视为社会进步的标志。正如历史学家露西•德拉普(Lucy Delap)在《明了职责——20世纪英国的管家工作》(Knowing Their Place: Domestic Service in Twentieth-Century Britain)一书中写道:“管家工作是英国人讲述20世纪以及其社会发展变化(阶级形成、亲密关系与个性化发展、家庭与家务活以及‘现代性’与社会性别)故事的基本内容”。

然而,家政服务尽管日趋式微,但仍然在顽强生存着。专业人士雇佣保洁员,双职工家庭往往聘请保姆或临时保姆。这些工作多是由想改善生活的移民承担,她们更容易受到盘剥。在富豪阶层,普菲佛从事的这类家政工作由业务精湛、流动性大的人承担,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有顶级酒店与餐馆的从业经历——这是我为《金融时报》制作《管家的真实工作》(working lives of house managers)以及私人厨师、家教与保姆的4集系列片时了解到的真实情况。

伦敦私家服务员咨询公司Irving Scott联合创始人帕洛玛•欧文(Paloma Irving)说过去20年里,管家需求与日俱增。她又补充道:“客户希望聘用能身兼数职的多面手。”

海伦•罗宾逊(Helen Robinson)是《The Lady》杂志总经理,该杂志始创于1885年,服务对象是英国上流社会的女士。2012年,它设立了招募家政人员的专门部门。“在豪门望族,管家或是庄园总管是全家各色服务人员的总协调人。”她说,“在一般家庭,管家是厨师与杂役工兼于一身;他们是东家的密友,与后者合作无间;他们既要家务活娴熟,又得是办公自动化的能手。”

伦敦家政机构通常自我标榜是英国传统家政的承继者,尽管它们也开展其它国家的家政业务。“很多外国客户仍把英国视为礼仪的发源地。”欧文说,“归根到底,客户聘请家政人员,是意欲圆梦——对英国传统礼仪文化精髓的怀念。”

伦敦家政服务机构Beauchamp Partners负责人林恩•莫里斯(Lynn Morris)认为专业管家会一直存在下去,它丝毫不会受家政服务日趋自动化与经济危机的影响。作为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一直浸淫于家政行业的老手,她对楼市风险不以为然,对英国脱欧后在英国兴家立业外国人的前景看好。“富豪喜欢大把花钱……他们或许会勒紧裤带,可能会出现暂时困顿境况,但一切又都会好起来的。”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