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仇恨教育只会毁掉年轻一代

周健:仇恨教育下的孩子从小缺少安全感,对周围的人缺乏信任,长大后往往对强者诺诺唯唯,对弱者暴戾有加。

记得自己年纪青葱的时候,和一个韩国女留学生聊路翎的小说《洼地上的战役》。

胖乎乎的韩国姑娘很美,唯一我不喜欢的是总涂着个蓝眼袋。我还记得她愤愤不平地说:“你们和美国人跑到我们家里打仗,我们19岁的姑娘爱上了中国的士兵,他不但拒绝我们的姑娘,还把姑娘送的袜套和绣花手帕上交。好战士应该去冲锋陷阵,拒绝一个弱女子的爱情,有什么值得赞美的?”

“小说中给姑娘取的名叫金圣姬,金圣姬是三十年代汉城一个有名的妓女,你们……你们根本不了解我们,韩国是一个小国,无论经济、军事如何发达,都永远不可能主导这个世界。中国是一个大国,无论今天怎样,都有可能成为强者,韩国永远只能是一个弱者。”

“你们用大国的心态,伤害了我们的姑娘,还说得理直气壮?”

我沉默了。

这位韩国女孩看问题的视角很独特,但这种追求自尊的方式,却似乎有些不太健康。民族自尊心过强,太容易受伤害,这是包括韩国、中国在内的很多东亚国家的通病。对个体而言,这扭曲了人们的性格,对国家而言,则便于政府执行强权政治。政府会要求民众的服从与奉献,从而使它可以以集体的名义去为国家争取“自尊”,而这往往伴随着对个体利益的牺牲。

这与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事实上,任何人都有黑暗、残暴、非人性的一面,特别是生活在高压或无序的社会中的人,只要有合适的土壤,人性里的丑恶、凶残就会发芽生长,结出可怕的恶果。教育本来可以抑制人性之恶,但如果教育把“敌对者”视为“异类”,鼓吹对“异类”的批判、鞭挞和迫害,且视之为理所当然、值得赞赏的豪举,而没有任何负罪感,这种教育就是仇恨教育。这样的教育,极其容易产生人与人之间的暴力与杀戮,“文革”就是一例。

如果说那位韩国女孩只是有些敏感的话,我们的一些人则是直接投身血腥的暴力。2012年9月15日,西安,那个被“爱国行为”迷惑的热血青年蔡洋,用一记U型锁砸穿了同胞李建利的头颅,这就是仇恨教育的结果。在那场“爱国游行”中,最让人记忆深刻的画面,居然是中国人跪求中国人手下留情。

最近网上流传一段视频,记录的是河北省邯郸市魏县某小学的“爱国教育”。视频中大概有几百个小学生,举起稚嫩的小拳头,对着自己的脑袋,跟着老师高喊“抵制萨德、抵制乐天”。显然,这也是一种故意制造危机意识的教育,一种仇恨教育。

任何国家、民族都可以追求强大。但是,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强大,是建立在持续不断地开放和融合之上的,而不是用“爱国主义”来包装对外界的傲慢与仇恨,并诅咒和侮辱每一个不赞同他们的人。理性的成年人,尤其是教育工作者,应该具有区分政府间矛盾与民众间矛盾的能力,并把这种能力传导给儿童。

如今商业的流动比人更容易,全世界就是一个大市场,不要以为抵制某国企业、抵制某国货就是爱国。当抵制“乐天超市”的时候,你可能砸掉一位超市工作人员的饭碗,砸掉一个母亲的工作,也许她们的孩子正在中国某一个偏僻的山村等待她把这个月生活费邮寄回去。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