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荷兰大选

FT社评:荷兰大选压制极右翼崛起

维尔德斯选举失利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迹象,但存在对一场选举过度解读的风险,即将到来的最大考验仍将是未来数周的法国大选。

荷兰人享有盛誉的自由精神在本周选举前曾遭受猛烈攻击。荷兰选举是2017年的首场测试,检验的是这场席卷欧洲各地并威胁欧盟未来的民粹主义反叛运动究竟有多大力量。

选举结果因此值得庆祝——非正统的极端主义者海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得票远远低于预期。就目前而言,荷兰人阻止了民粹主义者在西方的发展势头。去年,随着英国退欧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美国胜选,民粹主义开始在西方兴起。

与其他极右翼政客一样,维尔德斯将反移民情绪与疑欧主义(Euroscepticism)和对全球化的敌意融合在一起。他几乎从不费心去注意自己的言辞。他对荷兰的摩洛哥移民进行赤裸裸的种族主义辱骂,以及在停止建设清真寺并禁止穆斯林移民方面的立场,即便按其他民粹主义者的标准来看都是非常极端的。

尽管此前的民调一直预测,他所属的自由党将会成为议会最大政党,但最终该党仅获得了13%的选票。与此同时,现任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所属的中右翼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VVD)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获得了20%的选票,输掉的议会席位比之前担心的要少。

此外,在参加选举的24个政党中,大多数都在不同程度上支持欧盟。在英国准备退出欧盟,同时维尔德斯代表的反建制情绪高涨可能让欧盟进一步分裂之际,这些政党的成功为亲欧洲政治人士提供了值得欢迎的背书。

然而,荷兰人还不能对选举结果高枕无忧。尽管事实已经证明荷兰的比例代表制在遏制极端主义观点方面是可靠的,但它付出的代价是政府内部团结受损和政治版图日益四分五裂。吕特所属政党将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它只控制了150席位中的33席,它将不得不与至少3个持不同政见的党派组建联合政府。

维尔德斯在这次选举中也并非一无所获。他构建了可以影响全国辩论的坚实政纲。在这次选举中,他的大部分竞争对手在阐述自己观点时都绕不过他的观点。

因此一些左翼政党直言不讳地捍卫世界主义价值观和包容精神。但右翼为了打败维尔德斯,无论是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Appeal)还是吕特所属的自由民主人民党,都采取了更“疑欧”的立场,并吸收了维尔德斯的某些仇外和反伊斯兰论调。吕特所属党派在竞选期间发表于荷兰报纸上的一整版广告中,抨击一些移民(暗指穆斯林移民)未能融入社会。

吕特及其未来的盟友清除了一个重要的障碍。他们现在应该致力于解决荷兰社会中根深蒂固的融合度问题(正是这个问题为维尔德斯的崛起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不是让维尔德斯宣扬的那种身份政治成为常态。

维尔德斯选举失利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迹象,但存在对一场选举过度解读的风险。欧洲东部的偏狭声音仍然越来越响亮,即将到来的最大考验仍将是未来数周的法国大选,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及其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届时的失败绝非板上钉钉。

至少就目前而言,中间派守住了阵地。但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

译者/邹策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