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俄罗斯为何需要西方?

舍夫佐娃:技术落后加大俄罗斯对自由民主国家的依赖,打击其大国抱负。俄罗斯只能靠恫吓说服西方保持接触。

长期以来,大国地位和主宰外部世界的欲望一直是俄罗斯个人化权力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像前苏联那样缔造卫星国网络的做法,不再是俄罗斯寻求这种地位的唯一方式。

随着资源的减少,俄罗斯政府越来越多地靠恫吓让全球自由民主国家接受俄罗斯的熊熊野心。

与此同时,俄罗斯必须解决下列难题:如何在不破坏将自由主义文明为己所用能力的同时,保持自己的全球大国角色。

俄罗斯有着利用西方世界为自己谋利的悠久历史。由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和斯大林(Stalin)领导的连续两个俄罗斯现代化时期是通过西方技术和知识的输入实现的。斯大林在1933年表示:“美国人帮了我们很多。”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由民主国家不仅没有成功帮助俄罗斯改造自己,反而帮助它保留了一种与西方价值观不符的架构。

一些欧洲国家一直对俄罗斯体系的维系发挥重要作用,其中突出的一个是德国。例如,二战后东德的战争赔偿助力苏联经济的恢复。后来,德国的“东方政策”(Ostpolitik)以及前苏联与西德关系改善,不仅延长了这个运转失灵的政权的寿命,还为后共产主义时期俄罗斯与西方的接触奠定了基础。

如今,德国仍是俄罗斯能源的主要买家,支撑着俄罗斯的公共财政。

还有几个西方国家也一直在为俄罗斯体制的蹒跚前行助力。英国是俄罗斯进入西方金融世界的入口,法国仍然是推动对俄罗斯采取更温和态度的欧洲国家中最卖力的那个。

据俄罗斯前财长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称,俄罗斯的技术落后是一个严重的“主权威胁”。实际上,这加大了俄罗斯对自由民主国家的依赖,在此过程中,不仅打击了其大国抱负还损害了其独立性。

矛盾的是,俄罗斯与西方的接触保证了俄罗斯体制的存活。同时,通过尝试吸收借鉴西方现有架构中的一些元素,俄罗斯一直在从西方内部对其进行破坏。

如今,俄罗斯一方面要保持大国地位,另一方面要维持利用西方资源的政策,俄罗斯政府必须化解这两个目标相互拉扯产生的紧张关系。这种冲突在2014年显现了出来,当时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维护其建立卫星国网络的权利。俄罗斯原本希望西方大国会忍气吞声,但西方的回应让俄罗斯意外。

俄罗斯现在有双重打算:一方面是利用俄罗斯社会的反西方情绪,另一方面与西方接触并说服自由民主国家与自己合作。与此同时,俄罗斯必须找到新的方法将那些较小邻国维系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俄罗斯的年度预算为2500亿美元,这意味着,每年提供给白俄罗斯的100亿美元至150亿美元的补贴是不可持续的。

接触是俄罗斯解决这个难题的唯一办法。但它需要西方来确认其胜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主义夸夸其谈的民族主义(以不同形态存在于美国和欧洲),可能会给俄罗斯利用西方资源带来困难。

如果西方抵制俄罗斯“一边与西方合作一边反对西方”的政策,俄罗斯将追加赌注。确实,俄罗斯方面做出任何强硬举措的目的都不是引起对峙,而是说服西方按俄罗斯的条件进行接触,让西方相信与这个坏脾气的拥核国打交道时“互不戳穿”更安全。毕竟,西方几十年来一直正是这样做的。

本文作者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和欧亚项目(Russia and Eurasia Programme)副研究员

译者/梁艳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