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冲浪,其实并不难

我一直以为冲浪是别人玩的运动,但在摩洛哥冲浪度假中,入水才五分钟,在教练的帮助下我就成功立在水面上。

多年来,我一直以为冲浪是别人玩的运动。它适合身体强壮的年轻人、适合穿上潜水服后形象好,而且上肢力量特别大的人。在全球各大洋,我曾在冲浪者周围游过泳,也曾从他们旁边游过。我也曾仔细观察过男女配对的冲浪动作——具有专门的形体语言与复杂的信息传递行为方式。于是,我对冲浪形成了错误看法:它是无畏者的极限运动,只有身强力壮的人方能胜任。

然而,在我的首次冲浪假期的第一天,就有了全新发现。入水才五分钟(也是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二次冲浪尝试),我就成功踏立于水面,并以高举双手的冲浪姿势向着海岸快速冲去。而我受教的技术动作包括了腹部先贴着冲浪板、而后是摇摇晃晃努力站立;再过了一会儿,自己就会一头栽进水里。但我在冲浪一线现场有“紧急军情”向诸位报告,那就是:冲浪……真的不难。冲浪难学也许只是宣传噱头,旨在吓唬住我这样的中年人,让我们觉得这是非同寻常的运动。嘿嘿,一切太晚了!实际上它学起来易如反掌,我来告诉大家这个真相吧。

当然,也许我还是稍有些夸大其辞。我与好友凯茜(Cath)一起来欢度冲浪旅行,她一大早就跑来了,穿着租来的潜水服得意洋洋,最后有人指出她把前后穿反了。她一入水就被海浪打翻;一个小时后,筋疲力尽的她神情沮丧地回到海滩,而我则努力抑制自鸣得意的神情(尽管还是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我觉得冲浪不是我擅长的。”她说,但半小时后就完全“回心转意”了:她首次成功踏浪,于是高举拳头欢呼雀跃。事实上,我俩的成功与自身毫无关系,功劳首先应归在我俩的冲浪教练优素福•阿姆兹尔(Youssef Amzil)头上。他一直呆在我俩身边,帮我们挑选适宜的海浪,并让我们踩着硕大结实、适合初学者的海绵状冲浪板(酷似救生笺)乘风破浪。

优素福是柏柏尔(Berber)人,20年前,在摩洛哥阿加迪尔(Agadir)北边的这片大西洋海域长大,他原本是子承父业:成为一名种植橄榄的农民。但在如今的廉价航空时代,他却成为了一名教授冲浪的柏柏尔人。这位因常年日晒而头发变白的小伙每天一大早用中巴车接我们去游玩(没错,我很快学会了当地方言),并弹奏着酷似柏柏尔风格的经典冲浪乐曲。炎炎冬日里,在距英国斯坦斯特德(Stansted)几个小时航程的摩洛哥,我们仿佛置身于一部阿拉伯风情的“海滩男孩”(Beach Boys)影片中。

我们签约的旅行社Surf Maroc算是创推了摩洛哥冲浪度假模式。其创始人奥利•博斯韦尔(Ollie Boswell)与本•奥哈拉(Ben O’Hara)都来自英国斯旺西大学(Swansea University),因酷爱冲浪而成为密友的他们于本世纪初来到摩洛哥,无意中发现了Taghazout这片迷人海滩,于是在当地租借了一幢别墅,用五块冲浪板建起了他俩的首个冲浪训练营。

“我当时呆在葡萄牙,看到游客坐着大巴去冲浪。”奥利对我说,“我于是给本打电话,‘冲浪训练营大有可为,咱俩就干这行吧。’我们觉得:摩洛哥对于欧洲人就如同中美洲对于美国人,成功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

他俩租用多幢别墅与公寓接待游客,生意就慢慢做大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打造出了一个微型产业。我在本世纪初也曾去过Taghazout,当时这里是个破败小村落:出租屋房间臭气熏天,唯一的设施是竖管式水龙头。在上世纪60年代摩洛哥反文化运动全盛时,Taghazout曾是嬉皮士的前哨阵地,美国著名乐手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也曾造访过它。如今的Taghazout仍旧破败不堪——但现在的它有了冲浪这个旅游主题。几十家旅行社争相推出“冲浪度假”模式。但Surf Maroc今冬又别出心裁:开设了首家专门服务于冲浪度假客的精品酒店——Amouage。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