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有色眼镜

【有色眼镜】韩碧如:新闻没有“正负”之分

FT驻京记者韩碧如做客《有色眼镜》,畅谈她的中国情结、她对中国空气污染的独特思考,以及她眼中的西方媒体和“负面新闻”。

本期做客《有色眼镜》的嘉宾韩碧如(Lucy Hornby),是英国《金融时报》北京分社副社长。她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人类学专业,90年代中期初次来华学习中文,此后在新加坡和纽约做能源记者。2004年SARS期间决定重返中国,先后在上海和北京为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做新闻报道,2013年加入英国《金融时报》。她育有两个孩子,目前一家生活在北京。在访谈中,她与我们畅谈她始于大学时代一次威尼斯行的中国情结,作为能源记者,她对中国空气污染的独特思考,以及她眼中的西方媒体和“负面新闻”。以下为访谈实录:

在中国的生活工作经历

王昉:Lucy,欢迎做客《有色眼镜》。我们俩是同事,比较相熟,但我还是想跟你回顾一下你在中国的经历。其实你跟中国的渊源很长了,第一次来的时候是1995年, 二十几年前。当时你大学刚毕业,去到一个在我们看来还满意外的中国城市,武汉,待了两年。能不能给我们讲讲那段经历?

韩碧如:我是通过一个叫"Princeton in Asia"项目而来的,是一个普林斯顿大学的项目。

王昉:你毕业于普林斯顿。

韩碧如:对。这个项目已经有100年,把一些英文老师送到亚洲,包括中国,每年可能送20、25个老师到中国大陆来。我那时候想学中文,怕如果去北京,外国人太多了,学不了中文,所以要去一个不是北京的城市。但是我又不想选南方,因为我怕街上的人都说广东话。所以我的选择就是武汉,或者是齐齐哈尔。我又很怕冷,所以就去了武汉。

王昉:武汉是火炉啊,夏天非常热吧?

韩碧如:实际上武汉最大的问题是冬天非常冷,因为没有暖气,可是我当时不知道。

王昉:可能反而齐齐哈尔更暖和些。

韩碧如:对对对,但是我满喜欢去武汉。那里的人非常热情,学生也非常好,我也很喜欢我的工作。

王昉:90年代中期的武汉,一个中国中部城市,是什么样子的?

韩碧如:那个时候,虽然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开始了,但是内地还有点慢。然后邓小平1992年去深圳,然后武汉就有很多人开始说,我要辞掉工作,去深圳,去珠海。

王昉:下海。

韩碧如:对,下海。所以我记得,特别是第二年,1996年,很多商店慢慢开始开了,可口可乐越来越容易找到了,大家的小生意越来越多,交通也越来越堵。

王昉:很有意思。你在普林斯顿是学人类学的?

韩碧如:对。

王昉:这个专业和你后来做记者有什么关系吗?

韩碧如: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我觉得人类学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对人很好奇。记者需要对人很好奇,特别是你在国外做报道,那肯定是因为你对别的国家,别的社会,别的文化特别好奇。

王昉:为什么你会选择中国?因为你对中国尤其好奇?

韩碧如:为什么不?

王昉:然后你离开了中国几年,在新加坡和纽约都工作过。到2004年的时候,你说你因为SARS回到中国来。那个时候应该是大部分人都想逃离中国的时候,为什么你会回来?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