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韩国

韩国政府为什么选择部署“萨德”?

李江、忆贤:无论将时间点定位在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以前还是更早,韩国面对朝鲜核威胁所能选择的空间都极其狭小。

近日,本文作者之一李江发表的一篇《为什么中国国际关系看起来那么水?》的文章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批评者认为,专家在媒体上发表的言论并不代表其真实水平,真正追求学术的学者往往并不活跃于大众视线。这些批评的声音似乎误解了作者的本意,作者的本意是,中国国际关系学科整体水平令人堪忧,而不是专指那些活跃于媒体的专家。

以“萨德”问题为例,笔者借助知网、维普、百度学术搜索“萨德”相关的学术论文,对媒体上的专家观点也做了大量的整理。令人遗憾的是,笔者难以发现有对“萨德”问题相关博弈主体——中国、韩国、美国、朝鲜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互动的充分详尽的分析,在每一个阶段也没有对中国政府需要采取何种有效措施应对韩国和美国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的建议。绝大部分专家批评韩美部署“萨德”的行动,但是对韩国部署“萨德”的驱动因素分析却简单得令人吃惊。必须承认的是,由于笔者没有阅读内参的权限,阅读范围仅限于公开材料。

根据凤凰国际智库整理的资料,韩国官方直到2016年1月才公开表示(考虑)部署“萨德”导弹。而在此之前,韩国官方一再公开否认此计划。从笔者掌握的有限资料来看,中国似乎对韩国政府转变立场的原因没有足够重视。这令人感到困惑:如果中国对韩国国内因素没有做足够的研究,是基于什么对其做出评价和预测呢?又是基于什么为中国提出应对方案呢?

中国以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为代表的专家以及许多西方国际问题专家做形势预判时,常常借助情景分析法,而兰德公司更是以改良版的系统分析法著称。情景分析法的优势在于可以借助模型对各种结果发生及其可能性做出预测。笔者尝试采用情景分析法对韩国政府的政策选择做一个简单的分析,以求教于方家。

“萨德”博弈中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朝鲜

韩国官方首次公开表示(考虑)部署“萨德”导弹发生在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之后。虽然中国然指责“萨德”系统将威胁自身国家安全,但也无法否认朝鲜的核威胁是韩国布置“萨德”根本原因。在这次中美韩朝(俄日)博弈当中,朝鲜是最富有不确定性的主体,这也是造成整个东亚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和敏感的根源。

当我们对朝鲜进行分析的时候,必须做出一个前提判断,即朝鲜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理性。笔者所这里认为的“国家理性”包括国家行使权力的目标必须具有正当性(legitimacy),也包括国家权力的行使必须具备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最大可能性,也即国家的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对于一个公权力高度集中的国家来说,统治集团每一项决策判断不仅需要符合目的的正当,同时也需要足够的能力实现这一目标。

显而易见,朝鲜是一个被权力集团俘获(capture)的国家。最高理性服务于权力集团利益本身。朝鲜权力集团对政权稳定的诉求,处于核心利益的最高位置,国家的行动必须服务于这一最高目标。在各种诉求当中,当行动背后的国家意志与权力集团诉求一致时,行动则可能符合国家理性,反之则不然。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