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化

特朗普为IMF和世行带来变数

即将召开的IMF和世行会议笼罩着不确定的阴云。尚不清楚美国新政府对这两个机构有何计划,但特朗普上台已对二者产生影响。

本周,来自世界各地的央行行长和财长将在华盛顿召开会议,讨论全球经济状况,以及如何防止危机后的又一轮复苏陷入停滞。

但是,本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春季会议上空也笼罩着不确定的阴云。美国是这两个机构的最大股东。去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为美国总统,使白宫里出现了一个直言不讳地批评多边主义和美国领导下的自由经济秩序的人。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新政府对这两个机构有何种计划,特别是在有迹象表明白宫内温和派对经济政策的影响越来越大时。但特朗普上任,已对IMF和世行产生了影响,迫使它们的领导层适应。

IMF

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后果让IMF获得了新的重要性。多年来,IMF一直面临着对其在全球经济中所扮演角色的质疑。

IMF不但眼下有了新的大量纾困计划需要管理,而且在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领导下,在过去五年也投入了或许曾经看似禁忌的主题,如不平等、性别平等的宏观经济问题和气候变化。IMF给了中国等新兴大国更大的发言权,以及越来越多的认可。

过去一年里,在面对诸如特朗普当选等政治地震的情况下,拉加德和IMF工作人员也开始更多地谈论帮助被全球化落下的人群的必要性。

当奥巴马(Obama)政府上台时,一切看来都很轻松。但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政府上台后,IMF的董事会里有了一位怀疑者,而且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很大。

特朗普的商务部长、“贸易沙皇”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已对不久前拉加德有关重回保护主义将给全球经济造成危害的警告提出了异议。

新任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呼吁IMF加强对汇率操纵的警惕,尤其是对中国。

虽然特朗普政府上周选择不履行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竞选承诺,但已承诺会更多审视该话题。在与拉加德和IMF其他官员的会谈中,姆努钦和助手们对汇率问题表现出如此的关注,以至于引起了IMF的不满。IMF认为,中国经济引起的担忧更为紧迫。

针对美国新政府执着的另一件事——美国双边贸易逆差,某些高级官员期望IMF更加重视研究全球失衡。

接着还有希腊以及最新希腊纾困计划这一棘手问题。德国和其他欧洲股东希望IMF拿出财力参与希腊纾困。过去两年里,围绕被IMF贴上“不可持续”标签的希腊债务的对峙,损害了IMF与其欧元区股东之间的关系。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政府将在辩论中采取何种立场,不过很少有人预计特朗普政府会像某些共和党人希望的那样阻止IMF的任何参与。

IMF的一些人士希望,为埃及这个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提供120亿美元纾困,或许能帮助IMF让特朗普政府理解其更广泛的立场。同样一批人认为,面对在竞选过程中与俄罗斯有瓜葛的问题,特朗普将不得不支持IMF对乌克兰的纾困,尽管这在政治上也让IMF感到困扰。

世行

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那么本周会议的主题将是为增资和世行行长金墉(Jim Yong Kim)的一项扩大议程打下基础。但是,特朗普当选让这些陷入了疑问。

来自尼日利亚等陷入困境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需求激增,导致世行主要组成部分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去年的贷款达到近300亿美元。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