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林谷芳

这位台湾禅者说,如果人生是只有一个冠军的竞技场,所有人只能惶惶不安。人生为何不能像爬山?不是只有登顶才叫成功。

周末的什刹海浮动着春天的躁动,到达约会喝茶的楠书房之前,折进广化寺先静静心。一种似沉重又无力的复杂心情,因着准备今天的话题而起。

见到林谷芳先生时,心情轻松了许多。身为音乐家、文化评论人、台湾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所长的林先生,冬夏一衲,永远一袭白色单衣。1988年后,他以民间身份参与台湾各种文化建设,2000年后淡出文化界,教授禅宗。跟这位六岁时就有感于生死、出入于中国艺术一生修行的台湾文化学人兼禅者,我只想请教修行和艺术。两刃相交,无可躲闪,应是一个智者的勘验之机。林先生答问,无须准备,随时用一把折扇化解左右八方的明枪暗箭。今天,他也不知我要问什么,我问的是一个安住于内观与当下的禅者无须关注的话题——科技与未来。寒暄之后,那股莫名的心情涌上,便单刀直入……

牟坚:林先生,我对于当代生活的观察是八个字:“六神无主,恐惧来袭”。六神无主,指人没有自信或信仰的空心;恐惧来袭,指新一波科技创新造福的同时,也成为沉重的负担和恐惧,强迫人们改变生活方式,且无情地淘汰大批中老年人和某些行业的年轻人,引起大众的恐慌。其中是一股精英不断造势在领导着潮流,整个社会都紧紧跟随,唯恐落后。这在我看来,都是恐惧的驱使,为着不被淘汰,谁也不敢停下来。这种竞争式的人类生活方式,是不是出了问题,哪里出了问题?

林谷芳:其实,人最大的恐惧来自未知。生在当代,看来科技掌握了一切,却是人类在历史上对未来会如何最未知的时代。原来我们简单的逻辑是:科技带来更多的认知与控制,因此我们会有更少的未知,但其实不然,由于科技领域的无限扩张,反而带来了更多的未知。其中有些改变更就直接激发了新行为的出现。例如手机的问世,就使得人类的行为模式发生近乎彻底的改变。但这改变会导致如何的未来,却是未知的。总之,从未来的不可预测来讲,人类整体正处在历史上一个最令人恐惧的时代之中。

就因如此,在科技与人的关系、认知与安全的关系上,我们都得有新的观照与反思。

牟坚:恐惧还来自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随时威胁到某些职业从业者的生存,甚至是人类整体未来的生存啊。“因遥远未来可能发生的危险而在现在遏止计算机科技的发展,并放弃这种发展带来的好处,是愚蠢的。”到底是谁愚蠢呢?人类不能像短视的驴子一样,被眼前的稻草引向不可回头的危险之境。况且,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好处不是爱迪生似的发明,满足人类的基本需要,而是如乔布斯发明带来的衍生性需求,为了一点“并非必要”的好处,而不顾可能带来人类自身毁灭的危险。您怎么看呢?

林谷芳:这是一种辩难,辩难包含着对它制衡的力量,但正反双方也因此常就只在单一的逻辑中转。而其实,在这逻辑之外建立起新的价值,也许才真能取得药方。人工智能的发展是连研发者也不能预测的,我不是先知,也不是专家,但换个角度想,一样能对其有一定的观照,例如,你可以想一想:为什么我们一直不能遇到外星生物?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