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新常态步入新周期

胡月晓:从经济增长的特征看,起飞阶段投资是第一增长动力;走向成熟阶段是产业逐渐稳定和定型阶段。

编者按:一季度经济数据走好,对于中国经济走势也形成不同看法,这是新周期的开始还是经济尚且在逐步探底过程之中?FT中文网近期组织《中国经济周期之辩》专题讨论,编辑事宜,联系jin.xu@ftchinese.com 。

1.中国经济离危机渐行渐远

中国经济步入中国政府宣称的“新常态”以来,海内外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一直存在:这种担忧并不在于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而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翻车”的风险。自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长,其间从没有因经济因素发生过大的调整。在创造了这一世界经济发展史上奇迹的同时,中国经济积累的问题和矛盾也日渐呈现,面对危机后全球经济的持续低迷和中国经济持续“底部徘徊”的局面,不少机构存在着中国经济将进行一场深度调整的预期。中国经济启动市场化进程以来,从未有“出清”行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预期中国经济将发生深度调整——经济增长失速、延续2-3年GDP增速会于6下方,是把中国成长型经济体看作了成熟型经济体。成熟经济是消费型经济体,成长经济是投资型经济体,这是两种发展阶段体系经济运行特征上的最大不同。因此,只要中国能保持投资的稳定,中国经济就不会发生大的调整。笔者的这个看法,与时下流行的消费成中国经济稳定器的观点,有着根本区别!正如笔者在2016年上半年就预言的,2016年下半年起,中国经济投资企稳缓升态势已悄然呈现,投资回升带动的经济企稳已然萌发。2017年伊始,中国投资增长承接2016年的企稳态势,回升势头再现。伴随投资回升和工业价格反弹,海内外对中国经济前景的预期明显改善。中国投资稳健增长的基础是相当稳固的——中国为“托底”经济,后续对新增投资的激励措施定会出台;中国货币存量过分充裕的情况,决定了财政投资“挤出效应”不会有我们,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不仅弱,在PPP政策下,两部门投资增长甚至是互相促进的。

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最大隐忧,在于中国债务的可持续性。中国债务问题主要体现为宏观杠杆率过高,及杠杆上涨速度过快。中国企业部门的宏观杠杆率,2010年还不到110%,2015年则增加到了160%。经验研究和学术研究均表明,宏观杠杆过速增长带来的过高格局,通常会引起后续的金融危机,故而市场对中国经济危机的忧虑一直未能根本消除——中国经济要么迎来美国式的出清危机,要么陷入日本式的长期停滞!

中国近几年持续的“去杠杆”,仅仅产生了微观杠杆下降的效果,并没有对宏观杠杆增长产生明显效果。从企业部门资产负债率看的微观杠杆率,一直以来不高且稳定。如中国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2000年后持续位于58%-60%区间;2012年后,在持续的去杠杆政策作用下,中国工业的负债率还缓慢下降了3%。中国微观杠杆和宏观杠杆背离的原因,中国央行认为主要是资产回报下降和资产泡沫上升的影响。

中国政府显然已经认识到了宏观杠杆上涨过快、过高的风险,并意识到了宏观杠杆和微观杠杆的差异,进而采取了合适的应对手段,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笔者认为,供给侧改革是结合了转型升级目标的、以宏观杠杆处理为核心的政策配套体系,有着成型的系统化政策逻辑,因而对货币中性的坚持和对暂时经济调整的容忍,都比以往要显著提高。2016年以来,市场已观察到了这种现象。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短期看,伴随PPP等投融资改革的推进,基建投资将发力,并有能力弥补地产投资的下降还有余;长期看,宏观政策上以控制宏观杠杆率为核心的政策体系已经成形,经济运行中的风险防控得到加强,中国经济会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