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如何拆穿企业中的胡扯?

凯拉韦:首先,不要太认真,否则你会疯掉。95%的胡扯可以忽略不计,只有满足两个条件的胡扯才值得拆穿。

上个月,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开了一门新课,名为《在大数据时代拆穿胡扯》(Calling Bullshit In the Age of Big Data)。过去三十多年,我每周都在这个专栏里拆穿胡扯,因此听说这种我最喜欢的消遣打入了学术界,我很高兴。

尽管这门课程仅限于发现数字上的胡扯,但发现用词(特别是商界的用词)上的胡扯也同样必要。以下是我为一门旨在填补这一空白的与之竞争的课程拟出的概要。

先从定义开始:胡扯意味着废话,通常夸大其词、装模作样。目光敏锐者会立刻发现,这一定义很难应用于企业生活——几乎所有事都符合这一描述。还没走进办公室,我就发现了一块黄色的塑料牌,上面写着“小心地面湿滑”(Caution Wet Floor)——这是胡扯,因为地面通常并不湿滑,即使地面确实湿滑,但牌子上画的一个人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的样子也太夸张了。

在企业里拆穿胡扯的第一原则是,别太认真,否则你会疯掉。我已经学会忽略95%的胡扯,对于剩余的那些,我会问自己两个问题:品质如何?以及破坏性有多大?

过去几天,我见识了数十个胡扯的例子,并挑出了3个值得拆穿的。第一个是2008年为百事(Pepsi)新标志所做的品牌文案,最近在Twitter上重新流传开来。文案中用示意图把地球磁场与“百事能量场”相比,配以文字:“百事在边缘震荡的动力学中找到了其DNA的起源(The Pepsi DNA finds its origin in the dynamic of perimeter oscillations)”——这是A级,纯粹的胡扯。但是在第二个问题上——是否具有破坏性——答案是否定的。百事改了标志,继续随心所欲地在全世界卖它的棕色甜饮料。

即便如此,这样的胡扯也值得拆穿,因为它“令人叫绝”的品质,也因为拆穿它可能会促使它的炮制者在深夜拷问灵魂,反思自己到底要干嘛。

第二个例子是Deliveroo的一份文件,它在文件中列出了自己倾向于用哪些字眼来形容那些骑着车、背着气味浓重的外卖包到处送外卖的可怜人。这份文件禁止使用“雇员”一词,代之以“独立供应商”;禁止使用“薪水”和“雇佣”这两个词,而倾向于用“发票”和“登船”替代。

就品质而言,这条胡扯平淡无奇。“独立供应商”和“发票”无伤大雅;至于“登船”,尽管这个词令人遗憾地是个动名词(尤其是在语境跟船毫无关系的情况下),但这个词那么普通,抗议它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但就破坏性而言,Deliveroo的文件是不道德的。它知道如果人们使用了“雇员”和“雇佣”这类普通词汇,他们可能会错以为自己有权享有假期和病假这些普通的福利——这是Deliveroo坚决否认的。

第3个例子来自吉姆•诺顿(Jim Norton),他在康泰纳仕出版集团(Condé Nast)的头衔荒谬到令人发笑——首席业务官、营收总裁。不久前,他在发给全体员工的备忘录中概述了他的新策略,备忘录中以“团队”开头,继而展开了一连串有关剧本和旅程的企业废话以及大量差异化解决方案。它把解雇包装成了“艰难的人事决策”,只为了宣布新的企业计划:“康泰纳仕同舟共济”(Condé Nast One)。

对于企业来说,自称“同舟”是标准的胡扯——鉴于任何组织中都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既得利益,这么说既老套、也是谎言。如果诺顿在汽车业或银行业,我可能放他一马。但康泰纳仕是《名利场》(Vanity Fair)和《纽约客》(The New Yorker)的出版商,其编辑标准如此严苛,以至于《纽约客》的一名编辑就插入逗号的正确位置写了整整一本书。

诺顿完全可以继续大谈“高质量新闻的传统”,但要是他在备忘录发出前让员工编辑了一下他的战斗口号——“我们所有人将一起转型这家企业”——的话,他们必然会告诉他,把转型用作动词就够糟糕了,用作及物动词简直就是灾难。可惜他没有问;于是他的员工阅读了这篇备忘录,心里暗骂胡扯,然后转发给了我。

译者/马柯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