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愚蠢贸易观

沃尔夫: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贸易政策方面的言论表明,一个不懂经济如何运行的人也可以成为亿万富翁。

当美国政策制定者胡说八道时,其贸易伙伴该如何应对?这正是欧洲人、日本人和韩国人如今面临的处境。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贸易政策上最信任的人,他的言论表明,一个不懂得经济如何运行的人也可以成为亿万富翁,正如一个不懂生理学人可以成为运动员。

在反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关于贸易保护主义的警告时,罗斯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是保护主义程度最轻的主要地区。我们远没有欧洲的保护主义那么严重。我们远没有日本的保护主义那么严重。我们远没有中国的保护主义那么严重。”

他还称:“我们还对所有这三个地区都有贸易逆差。所以他们在空谈自由贸易。但是事实上他们做的是保护主义那一套。而每次我们采取自卫行动,哪怕是针对他们应该承担的微小义务,他们都会称之为保护主义。那是胡扯。”

罗斯所说的才是胡扯。贸易逆差并非一国贸易开放的证据。它只能证明一国的支出多过收入,或者投资多过储蓄。这不仅仅是一个理论观点。有确凿的证据支持这一点。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每年都发布包括“贸易自由度”在内的经济自由度指数(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这家以可对特朗普政府施加影响为傲的智库,利用关于贸易加权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数据得出贸易自由度。该指标显示,美国贸易政策远非最自由的。

这些衡量贸易自由度的指标可以结合经常账户余额数据,并根据经济体的规模调整。(在此基础上,美国的逆差规模在177个国家中排第98位。)就像有学说预言的那样,贸易自由度与逆差之间并不存在显著关联。如果有的话,也是一种反向关系:自由贸易国有产生更大顺差的弱趋势。

贸易保护将减少贸易逆差的确听起来言之有理。然而,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因为经济并非由孤立的市场构成: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对进口征税也是对出口征税。如果一国抵制进口,则会导致用于生产出口商品的资源减少。换句话说,出口只是供应进口的一种方式。如果一国因贸易保护减少进口,生产出口商品的动力(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也将下降。就美国而言,随着对进口的需求下降,可能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机制将是美元走强。因此,贸易保护会降低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使经济更加封闭),而非减少贸易逆差。

现在,我们比较一下高收入经济体的储蓄与它们的经常账户余额(还是相对于GDP)。正如人们所料,国民储蓄的差异可以很好地用于预测经常账户余额。如果只看高收入国家,我们会发现,美国一点也不例外。美国是一个储蓄相对较低的国家,很大程度因为这一点,美国才一直保持经常账户赤字。

这使得美国的投资多过本国储蓄。如果美国希望降低外部赤字,它必须要么减少投资(这显然是个坏主意)要么增加储蓄。如果美国想增加储蓄,第一步就是不要按原计划那样减税,而是要增税。

罗斯对贸易经济学的误解,绝不是一些毫无害处的傻念头。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看起来势必会增加美国的外部赤字,外国人将为此背锅。而其贸易政策将不能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外国人将再次背锅。美国将提出可笑的目标,想在一个商业本身就多边化的世界里取得双边贸易平衡。这也会失败,然后再次甩锅到外国人头上。总而言之,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仅仅因为无知而废除开放的贸易制度。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